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伟大的博弈 > 伟大的博弈_书评

伟大的博弈_书评

作者:戈登 发表时间:2018-12-16 22:11:04 更新时间:2022-08-08 03:59:49

书评者

  巴曙松博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与金融市场监管、企业融资问题与货币政策决策,还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监管咨询专家;东北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并指导研究生,曾经担任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中银香港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助理总经理、中国银行杭州市分行副行长等职务,并曾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

  圣经上说,有人向盲者说他是基督,盲者抚摸他的手上没有钉痕,回答说你不是基督。

  因为多年金融业实际工作的体验,我深感书斋里的道理容易讲得振振有辞,但是许多以先贤道理自命者,如果没有让人见到他有亲历江湖起落的钉痕,自然容易引得市场对其煌煌大言付之一笑。

  证券市场的发展何尝不是这样?10年前我曾有机会到纽约学习,特地到慕名已久的华尔街和纽约证券交易所考察,也有机会到纽约联储地下著名的金库参观,算是对华尔街有了一点十分有限的实感。反观中国的证券市场发展,我们常常见到一些以今天美国证券市场的标准与原则来苛责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证券市场的言论与做法,这些做法往往对市场发展带来不少负面的影响。

  如果要更深刻地理解美国证券市场的历程,同时也更清晰地把握中国证券市场的现状与未来,我的建议是:让我们来一起抚摸美国证券市场的伤痕,看看这个市场的来龙去脉。"回顾所来径,苍茫横翠微",把美国证券市场的来历看清楚了,我们才有回顾与指点的空间。

  《伟大的博弈》这本译著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抚摸美国证券市场伤痕、寻找市场脉络的很好的读本。

  为什么推荐这本书呢?

  第一,这本书擅长以故事的形式讲历史,对读者十分友好。西方史学家修息底德强调,"历史无非是用范例讲授的哲学课",这本书可以说很好地体现了这种历史哲学。通篇常常可以见到引人入胜的掌故与趣闻,其间不乏引人深思者。例如,书中提到,美国1933年《联邦证券法》颁布之前,股市上的多空决战,不取决于资金实力与市场判断,而是更多取决于庄家控制的官员们侵害公权的无耻程度和技巧高下。在介绍不同时代的美国投机狂潮时,书中提及20世纪20年代,不少投资者希望分享航空业的增长,疯狂购买一家叫做"海岸航空公司"的股票,而这家公司实际上是铁路公司。

  第二,这是一本有一以贯之的经济哲学和经济理念支持的历史读本。我们常常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同样的历史事件,可能有不同的解读,无论作者如何强调自身的独立与超然,都是如此。人类知识的演进,往往来自于对历史事件的理性解读和反思,来自于直面现实事件不断更新和构建新的知识体系和认识标竿。在这本书看起来貌似散乱的历史故事中,作者始终强调了现代资本市场发展的逻辑和基本的信念,那就是:把华尔街的兴衰放到整个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的大背景之下来把握,是关于华尔街的"大历史";强调亚当.斯密在1776年提出的"看不见的手"的理念通过华尔街的实践不断深化的过程。在书中起起落落的关于华尔街的故事中,我们看到的是作者给我们强调的资本市场的自我演进、自我探索、自我修复、不断试错的活力与韧性。在作者专门为中文译本续写的章节中他强调:"或许,只要这个世界有人需要资本,而又有人能够提供这些资本,在曼哈顿南端的这个伟大的金融市场就不会消失,会有无数的人们来到这里,实现他们的梦想。"

  第三,是译者的精心翻译和组织。为了便于读者的阅读,译者在每章之前撰写了简要的导读,同时,译者还设法当面与作者进行了对话和访谈,作为附录。在每章的结尾,又补充了"同一时代的西方和东方"的对照内容,从中可以对照西方和东方的起落兴衰。实际上,中国文化一直是相当开放和包容的,历史上强调最多的不是"民族"和"国家",比较广泛接受的理念是"天下",梁启超先生曾经有一个宏大的历史写作计划,就是把中国的历史放在全球的历史大背景下来重新把握和梳理,从中看出中华文化与全球文明的互动与演变趋势,避免封闭与隔离地把握中国历史。可惜梁启超先生没有能够完成这个巨著。因此,读到译者在每篇文章附录的西方与东方的对照,重新让我想起梁先生的这个宏伟的设想,也让我感叹证券市场在推动大国兴衰更迭对比中的神奇力量。另外,在书中的图片中,除了原书作者提供的一系列难得的历史图片外,译者在华尔街拍下的几张照片也饶有趣味。事实上,译者对于原书的相当多的介入,使得该书变得不再仅仅是一本单纯的译著了。

  另外,对于熟悉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人士来说,把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历程相应作一个对照,也是十分有趣的阅读体验。在美国历史上,因为出于黄金投机交易的需要,华尔街事实上早于林肯总统知道了葛底斯堡战役的结果;同样,在中国的证券市场上,一个监管机构的官员事前强调的内部座谈会在上午召开之后,当天下午往往就能够在网络的BBS上见到会议的内容。

  中国证券市场上曾经经历过一场声势浩大的关于股市如赌场的争论,实际上在美国证券市场发展的早期阶段,美国政府有时也一直以"屡败屡战"的决心打击投机,希望将投机活动驱逐出美国的证券市场,结果导致市场付出相当大的成本,以至于一位美国的投资家调侃说:"当我年轻的时候,人们称我为赌徒;后来我的生意规模越来越大,我成为一名投机者;而现在我被称为银行家。但其实我一直在作同样的工作"。1975年美国放弃了持续长达175年的固定佣金制,引起了市场相当大的震动,对照中国证券市场在不长的时间内就推出了这一举措,中国市场迅速发展的历程,也从这种观照中得到确认。

  如何应对证券市场的恐慌?格林斯潘和本杰明.斯特朗共同认可的一个策略是:对于市场恐慌,你只需要开闸放水,让金钱充斥市场。1987年美国股市崩溃时,美联储给所有的人打电话:你需要钱吗?如果需要,我们可以提供。于是,作者认为,正由于此,美国没有再见到1929年那样的股灾。但是,在中国,可行的应对市场恐慌的措施是什么?类似美国的这种应对措施是否会导致严重的道德风险?这些都是引人深思的问题。

  中国正在寻求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在这个过程中,不发挥证券市场在产业结构调整、促进投资等方面的作用,不通过建立一个发达的证券市场来扩大中国在金融领域的影响力和支配力,无疑会加大和平崛起的难度。为什么在鸦片战争和甲午海战中,中国的GDP分别是英国的四倍、日本的五倍,却依然战败?筹资能力和资源配置能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在美国历史上,华尔街支持了北方政府进行大规模的战争融资,促使其战胜了在财政方面陷入困境的南方政府,华尔街也在战争的刺激下走向繁荣;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南方政府片面依赖货币发行,导致通涨率达到9000%。证券市场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在全世界的灿烂文明中,中华文明可以说是历史感最为强烈和深厚的文明之一,梁启超先生就强调,中国古代,史外无学。通过阅读这本美国证券市场的历史,我们可以见到一个色彩纷呈的传奇,正如作者所说,"在华尔街的这个伟大的博弈场中的博弈者,过去是,现在还是,既伟大又渺小,既高贵又卑贱,既聪慧又愚蠢,既自私又慷慨-他们都是,也永远是普通人"。

  这一个带有沧桑感和历史感的评价,让我们似乎看到这个市场的"钉痕"的依稀痕迹。
主持人:隅篁

  嘉宾: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局局长 唐旭

  昨日,主持人与嘉宾唐旭谈到读书的话题时,他提到一本刚刚出版正在热卖的书,书名叫《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主持人请唐旭谈了他读此书的感想。

  主持人:《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一书,是美国经济历史学家戈登(JohnSteeleGordon)的力作,作者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历史有很深的研究。谈谈您读这本书的心得,好吗?

  唐旭:春节前,中国证监会的祁斌先生送我一本他新译的《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The Great Game:The Emergence of Wall Street as a World Power(1653-2004)》),利用春节休假把它读完了,感受颇深。

  这本书描述了华尔街350多年的历史,展现了华尔街上的投机取巧、尔虞我诈的过程,也展示了其强大的市场功能,以及这种功能对于美国崛起所起到的巨大作用。

  在证券市场上,投机、内幕交易、做庄等行为一直伴随着华尔街的成长。不断的投机,不断的监管,形成了持续的博弈过程。无论是在市场的初期还是现在,这种博弈始终存在,只有程度的差别。人的本性是贪婪的,特别是在一个充满冒险和机会的市场上,必定会有一些人在窥视着各种可能出现的机会而不顾及其他,或来不及顾及其他。早期伊利运河的股票、铁路股票都成为投机家操纵的对象。像美国格兰特总统这样具有很高声望的领袖,也在华尔街的投机中变得一无所有。而像J·P摩根这样的金融巨子,则是不断地在金融市场上挑起战争,并最终积累起自己的财富和声望。作者以“人类本性的大阴沟”开场,对350年来的华尔街进行描述,是有其深意的。

  主持人:那么,资本市场的“阴暗面”是必然的吗?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

  唐旭:其实,证券市场就是一个博弈场,你不能奢望一个纯洁而充满理性的市场存在。哪怕在教科书里,这样的证券市场都是不存在的。因此,要建立证券市场,就要有与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行为进行博弈的准备。投资者与投机者,投机者与监管者,违法者与法官,时时进行着博弈。不断地制定规则与修改规则,构成了市场运行的持续进步与繁荣稳定。当然,这种稳定是相对的。只要一个经济体选择了资本市场,就不可能选择绝对的稳定,这是资本市场设立的机会成本,一个不得不付出的成本。

  在读华尔街的历史时,还发现一个与我们的证券市场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在华尔街,一家股份公司在设立时就可以在股票市场上出售股票,而不需要有若干年的盈利纪录。比如,当他们发售铁路股票时还没有铁路,他们是用发行股票的资金来修建铁路,而不是用他来经营铁路。人们购买这些股票时不是因为它正在赚钱,而是因为它将来可能赚钱。投资者博的是未来,因此,成与败两种可能性都有,这被认为是公平的。今天,我们的股票上市时都是百分之百的盈利,而上市后有的很快就亏损了,这容易让人产生怀疑,甚至产生受骗的感觉。看来,我们在规则设计上还需要深入研究。

  主持人:您读出了弦外之音,请谈谈您对资本市场的认识和见解。

  唐旭:华尔街对美国经济的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是毋庸置疑的。华尔街的历史功绩中,有一条常常被人遗忘,这就是:它对一个大国崛起所做出的贡献。不可否认,一个大国的强盛,往往同战争相关联,有时是它自己内部的战争,有时是它与别国的战争,有时干脆就是别人的战争使自己得到发展与兴起的机会。战争打的就是钱,就是经济实力,而在实力当中,有时决定战争胜负的并不是武器,而是融资能力。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华尔街年轻的银行家库克,革命性地在华尔街向公众发售战争债券,为北方政府筹集大量资金,并且他筹资的速度惊人,为北方的胜利提供了可靠的经济基础,从而也使华尔街一跃而成为当时全球第二大证券市场。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欧洲各国都想利用华尔街的金融资源来赢得自己的胜利,但是,美国人最终同情协约国,摩根银行为协约国筹集战争所需的大量资金,美国政府也向协约国提供贷款,协约国胜利了,而华尔街从此成为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美国则成为世界上金融最强大的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则进一步巩固了美国这一金融强国地位,并使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战后经济的发展使人们进一步改变了对华尔街的观念,即过去它被认为是美国主流经济的附庸,现在,它就是主流。

  主持人:看来,我们对资本市场的功能与定位,应该着眼于更广阔的空间,应该从中国和平崛起的高度来认识,对吗?

  唐旭: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它的实际效用,对于一个大国的快速崛起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没有比上述事实更能说明这个道理的了。清华大学梅建平教授在为本书写的跋语中,就提出这样一个尖锐的问题:中英鸦片战争和中日甲午战争时期,大清国的GDP分别数倍于英、日,武器装备相差无几,为何清朝会战败?他的观点是大清国不具有英、日所拥有的现代资本市场。细细想来,这不无道理。当一个政府以征税方式筹集战争经费时,老百姓一般是抵触的,而在资本市场上筹资时,百姓是以自己的资金向政府投资,这是有回报的,因而可以获得广泛的拥护和支持。这里还有一个例证:清朝左宗棠平定新疆,江南巨商胡雪岩为其筹措军费及办理军用物资的供给,使左宗棠完成了平定新疆的重任,其中商人快速的融资能力可谓功不可没。可以说,特定时期的融资能力,关乎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

  因此,从长远的眼光看,建立、完善并繁荣证券市场,不仅是调整产业结构、优化资源配置的需要,而且是一个现代化大国快速崛起的重要条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伟大的博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