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民国春秋 > 第三十五章 夹缝中发展

第三十五章 夹缝中发展

作者:刘凤舞 发表时间:2019-11-04 17:05:56 更新时间:2022-08-08 09:10:09
    曹锟导演了贿选总统丑剧,企图控制全国,直系军阀名噪一时,成为全国势力最大的一支军阀。中国共产党人本来就对造制“二七”惨案的直系军阀极其不满,便掀起了一个以反对曹锟贿选为中心、继而反对直系军阀的运动。奉系、皖系军阀也借机反对直系,皖系督军卢永祥曾通电反对曹锟贿选,秘密派人与广州的孙中山和东北的张作霖联络。于是,由孙中山之子孙科、卢永祥之子卢小嘉、张作霖之子张学良3人,分别为三方代表,于1924年八九月间在奉天举行会议,时称“三公子会议”,建立三角联盟。 

    直系内部也有反对曹锟、吴佩孚的派别,为首者是爱国名将冯玉祥。冯玉祥居然发动了北京政变,迎接孙中山进京。 

    冯玉祥,字焕章,祖籍安徽巢县西北乡竹柯村人。其父冯有茂青年时代在家种田,还学了泥瓦匠手艺,后来为避兵灾,举家北逃,饱尝风霜,历尽磨难。冯有茂又考入武学堂,并以此为从军的跳板,投身于淮军将领刘铭传的军队中,转战各地,升为哨长。后在山东济宁与一游姓女子成婚,生下7个儿子,仅成活2人:长子冯基道,次子冯玉祥。 

    冯玉祥3岁时,全家迁居保定城东的康格庄。冯玉祥在此度过了苦难的童年。冯玉祥不满10岁那年,父亲为了维持生活,托朋友为冯玉祥在兵营中补个名额,以便领几两银子。 

    冯玉祥入伍前,勉强受了两年零3个月的学塾教育。 

    冯玉祥11岁那年,母亲生病,因无钱医治而死,使他悲痛万分。从此开始,他到军营中练习步枪打靶。这年7月,冯玉祥和他的父亲随部队开赴大沽,准备同侵华日军作战。冯玉祥亲眼目睹了日本军舰的挑衅,激起了他反抗外国侵略的决心。 

    部队奉命修筑大沽炮台,冯玉祥因年龄小,抬不动土,白天除做些杂务外,就帮着扫扫地,夜间随同父亲巡营,整天过的都是军队生活,一年后,部队开回保定,不久又移防安肃县。 

    冯玉祥年满15岁,正式入营当兵,参加军事操练。当时他长得魁梧健壮,特别是身高超过常人,军中称他为“冯大个子”。父亲既是他的严父,又是他的长官,由于能得到父亲的指教和管束,比较容易接受军事生活和懂得各种规矩,也避免沾上军营中喝酒、赌博等败风恶俗。冯玉祥也认为,今后要有点出息,就不能整天瞎混,应当读书,于是他开始向读书和修养方面努力。在他人的指导下,冯玉祥普通的文字颇能粗识一些,于是便看《封神演义》、《三国演义》、《施公案》、《彭公案》等等书籍。 

    他的父亲在一年内发生两次不幸,先是骑马经过城门洞时,马前蹄被冰滑倒,人仰马翻,右脚被压成重伤,不久后化脓,养了3个月方才痊愈。祸不单行,军营裁减兵额,冯父虽立过不少战功,但已年老体衰,遂被裁职。冯兄从军在外,冯父只身返回安徽巢县家乡谋生。 

    冯玉祥自少年时期就酷爱各种武术,打拳、踢腿、摔绞、举石头等等都下苦工夫练过,又在军中学到了刀枪剑戟各种武艺。他本来就体格健壮,身材高大,经过苦练武术,身体更加强壮。他又力求上进,阅读兵书,《操法》、《阵法》以及新建陆军七项等书,读得十分刻苦,有时彻夜不眠。 

    冯玉祥看到淮军暮气沉沉,遂于1902年2月脱离淮军,投入袁世凯的武卫右军第3营左队右哨6棚,为正兵。 

    1903年4月,他被升为正目。冯玉祥读书和操练都很勤奋,每次考试都是名列第一,因而被保荐立六品军功,这年年底升为哨长。 

    1905年3月,武卫军右军移驻南苑,并改为第6镇,冯玉祥也由哨长改任司务长,随后又升为排长。到了8月,冯玉祥通过考试,名列第一,升为队官(连长)。 

    协统陆建章和标统王化东对冯玉祥很器重。陆建章有位由他抚养长大的内侄女刘德贞,经王化东作介绍人,许配给冯玉祥,这样一来,冯玉祥便成了陆建章的内侄女婿,以后冯得到了陆建章的提拔和帮助。 

    1909年的一天,从日本归来的革命党人孙谏声,到冯玉祥的住所来玩,看到冯在专心阅读曾文正公家书。孙谏声问道:“你还想当忠臣孝子吗?” 

    冯反诘道:“当忠臣孝子难道不好不成?” 

    孙道:“当孝子我不反对,当忠臣我可不赞成!” 

    孙拿出两本书,一本是《嘉定屠城记》,一本是《扬州十日记》。郑重地对冯玉祥说:“没人的时候,你再拿出来看,千万不要叫别人看见,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冯玉祥看完了这两本书,才知道满洲贵族率兵入关后屠杀汉人的惨状,不由自主地咬牙切齿,誓死要报仇雪恨,恢复种族的自由。他和青年军官中的几位挚友秘密地组织了“武学研究会”(简称“武学社”)团体。最初只有冯玉祥、王金铭、施从云、郑金声、王石清、岳瑞洲6人。武学社以读书会的形式作掩护,进行革命活动,冯玉祥任会长。读书材料由革命党人蓝天蔚、刘一清、孙谏声、戴锡九等人供给。 

    武学社不久发展了100多位青年军官参加,同冯玉祥、王金铭、施从云等接近的1500余名学兵也参加了武学社。 

    1910年9月,新编第20镇建立,冯玉祥因考试成绩名列前茅,被提为管带。部队里派来了一批满族权贵,这些人吃喝嫖赌,作风凶横霸道,十分狂妄,引起武学社的不满,冯玉祥、王金铭、施从云、张秉贤首先剃去发辫,以表示革命决心。韩复渠等人随后也剃了发辫。 

    武学社风声过大。为了转移人们的视听,另设山东同乡会,推协统潘榘楹为会长。会长只是虚名,目的是利用潘做招牌,会务均由干事掌握,干事都是武学会骨干分子。武学社派人潜赴奉天、北京、天津、唐山等地,假山东同乡会之名,建立革命机关,又派人分赴各省运动军队。并以救济同乡和开垦东北为名,筹集巨款,购办弹药,预备起义时用。 

    1911年2月,张绍曾接任第20镇统制,武学社得到张的庇护,活动大有进展,辛亥革命后,冯玉祥等人积极准备响应,分头秘密串连鼓动。他们将革命军胜利的消息和一些鼓动革命的文章摘录油印成传单,广为散发,为此,冯玉祥将营中公用的油印机搬回家中使用。他们还在彭家珍的帮助下,截留了一大批清政府急需运往前线的军火,支援武汉革命军。 

    清廷视张绍曾为危险人物,调他任长江宣抚使,20镇统制由保皇派潘榘楹继任。张认为自己的兵力难与袁世凯对抗,便宣告引退,解甲归田。冯玉祥等在滦州车站举行会议,决定请张不要听从政府命令,又电请政府收回成命,但始终未见复电。 

    冯玉祥的行动引起军队中保皇派的注意,不久便把冯所在的部队调海阳镇驻守,有意将冯玉祥同王金铭、施从云等分开。1911年11月,同盟会员白亚雨从天津赴滦州,联络王金铭等,又派人赴海阳镇向冯玉祥报信,决定宣布成立北方军政府,推举王金铭为大都督,施从云为总司令,冯玉祥为总参谋长,白亚雨为参谋长,并由王金铭、施从云、冯玉祥署名发出通电。 

    王、施决定率起义军直袭京津,但由于管带张建功玩弄两面派手法,私下向标统范国璋及总兵王怀庆告密。袁世凯立即派军队把起义部队严密监视起来。王金铭、施从云等发动起义后,于1912年1月3日正式成立北方革命军政府。冯玉祥在海阳被拘禁起来,失去自由,因而未能响应起义。 

    起义军因张建功率领的那个营叛变,遭到突然袭击,损失严重。王金铭等率起义军约七八百人撤离滦州,乘火车西上攻打北京。因铁路被毁,至雷庄5里处下车,与王怀庆军交锋,王怀庆部支持不住,即邀请王金铭等人往雷庄议和。王带百余人前往谈判时,被王怀庆伏兵袭击,被捕,王金铭等50余人壮烈牺牲。 

    王怀庆镇压滦州起义后,本来要将冯玉祥杀掉,但由于冯在队伍中人缘甚好,有许多人前来营救,冯又与北洋高级将领陆建章有亲属关系,因而冯仅被押回原籍。他路过北京时,被陆建章搭救。 

    不久,清朝垮台,陆建章任左路备补军统领,任命冯玉祥为前营营长。1913年8月,左路备补军改编为“京卫军”,冯玉祥升为团长。 

    冯玉祥搞军事训练十分认真,除按陆军正式训练外,又增设铁杠、木马、栏阻等器械,并专门成立拳击技术排和器械体操排,以提高兵士的军事素质,还编写了教材和军歌,又编写了800字浅显识字课本。他认为治军最重要的是要得兵心,特立下了对士兵“八不打”戒条。即:一、官长生气时,不许打;二、士兵劳碌太过时,不许打;三、对新兵,不许打;四、初次犯过者,不许打;五、有病者,不许打;六、天气过热过冷时,不许打;七、饱饭后及饥饿时,不许打;八、哀愁落泪时,不许打。实行八不打后,逃兵大大减少。 

    1914年,冯玉祥随陆建章赴陕,陆将冯部作为亲信和主力,冯团出北京时扩编为旅,冯玉祥任旅长。到陕西后,冯玉祥部因战功扩编为中央第16混成旅。冯旅在军界有一定的独立性,于是,冯便把滦州时期的革命朋友集合在自己的部队里,为他后来建立庞大的武装力量,准备了骨干。他成立了一个模范连,李鸣钟为连长,宋之扬、刘郁芬、何乃中、蒋鸿遇等为教官,过之纲等为排长,石友三、葛金章等为班长,田金凯、冯治安、吉鸿昌等是士兵。这些人后来成为著名将领。 

    1915年,冯玉祥奉命入川。冯玉祥在四川一面同护国军议和,一面致电曹锟等方面告捷。和议成功后,冯玉祥劝陈鬯联合护国军反对袁世凯。陈鬯任命冯玉祥为护国军第5师师长。在冯玉祥的劝说下,陈宣布四川独立。 

    1916年秋。冯部恢复原本16混成旅编制,并奉命调回北京东南的廊坊。段祺瑞认为冯玉祥在四川的表现,是对北洋集团的不忠,甚至有叛逆行为,为段所忌恨。 

    1917年4月,段祺瑞下令免去冯玉祥旅长职务,调冯任正定府第6路巡防营统领。全旅官长几次发出通电,表示坚决不让冯玉祥调走,宁愿全旅解散。后经陆建章劝说,全体官兵才挥泪为冯送行。 

    7月,张勋复辟。16混成旅的鹿钟麟、张之江等人派人请冯玉祥主持大计、恰巧这时冯玉祥派人给16旅将领们送信,要他们速安排眷属回原籍,准备出师讨伐张勋。 

    冯玉祥赴天津,会见了陆建章、张绍曾,商议讨伐张勋问题。尔后冯玉祥回廊坊,重任16混成旅长。他派出侦探队了解敌情,并率部将5000人的张勋部队打得落花流水。段祺瑞命冯玉祥为第一梯队司令,拨段芝贵部的一个混成旅归冯指挥。 

    反张勋复辟之役,冯玉祥立了大功。当时《申报》发表文章称:“实则英雄乃冯玉祥也。”但是,段祺瑞的嫡系将领都得到了提拔,唯有冯玉祥被冷落在一边。 

    段祺瑞调冯玉祥部南下福建,援助李厚基。冯同情孙中山,但又不敢公开反抗段之所为,只得将计就计。他以劳师远征、兵力不足为由,要求补充一个团,马上得到准许,即派李鸣钟到河南招募新兵3000人。冯率部到达浦口后,并不继续南下,而是就地练兵。 

    段派人催冯迅速南下,冯则不断致电陆军部索取薪饷。冯虽摆出愿率部赴闽架式,实际上并不准备赴闽。后因形势变化,段改调冯部溯江西上援湘。 

    冯致电北京、保定,要求拨给步枪2700支,子弹135万发,又要求车辆、手枪和开拔费。拖至1918年2月,实在无法再拖,才率部乘江轮溯江西上。不料部队刚出发,旅部一位书记杨道洙误以为冯真的要去对南方作战,愤而投江自杀,影响全旅官兵情绪,冯也对此不胜感慨,部队到达武穴,冯决定在这里驻下,并发表主和通电。 

    冯玉祥的通电震动全国。孙中山写信给冯玉祥,热情赞扬他,但却激怒了段祺瑞。段下令免去冯的旅长之职,并调兵将冯部四面包围,派曹锟查办。听到冯因主和被撤职的消息,武穴商民连电政府请求收回成命。16混成旅全体官佐通电质问冯国璋和段祺瑞,强烈要求收回成命。段命张之江代替冯的职务,张忠于冯,不肯接任。曹锟奉令查办冯玉祥,乘机卖个人情,请准冯玉祥免职留任,戴罪立功,归其节制。段感到冯部全体拥护冯,难以对付,也乘机向曹锟送个人情,准许曹的要求,遂由大总统下令,宣布将冯玉祥褫夺陆军中将,原官暂准留任。从此冯玉祥倒向直系一边。 

    冯玉祥不得不于3月下旬离开武穴,开往湘西,并占领常德。6月,北洋军阀为嘉奖冯的战功,取消对冯的革职处分,任命他为湘西镇夺使。冯在湘西二年,一面加强部队的建设和训练,一面在地方上兴利去弊,作出不少成绩。他同孙中山常有往来,孙中山曾派徐谦、钮永建等人同冯见面。 

    1920年11月,冯玉祥奉命率部移驻河南信阳。 

    1921年5月,冯玉祥奉命进兵陕西。直皖战争后,陕西督军陈树藩因属皖系而被撤职,但陈拥兵自卫。北京政府命直系第20师师长阎相文率兵入陕,武装驱陈。阎深知冯旅训练有素,战斗力强,令冯旅作为先头部队。冯部长驱直入,猛攻猛打,陈部溃不成军,除一部由胡景翼收编外,其余残部逃入陕南山中,冯部进驻西安、咸阳。 

    阎相文到西安任陕西督军,决心提拔冯玉祥为师长。阎连电请求曹锟、吴佩孚将冯旅扩编为师。吴佩孚均未理睬,后又经阎苦苦相求,才在不加饷不增械的附加条件下,将冯旅改为陆军第11师,冯任师长。 

    阎相文做了督军,却面临重重困难。陕西境内驻军太多,饷项和粮秣严重不足;曹锟、吴佩孚又将一些退职军人、失意政客,以及他们的亲戚故旧之类的人,共200余名交阎优先录用。这些人又带来了不少亲故,总数达800多人,每天要开15桌酒席应酬,使阎相文愁眉不展,心绪不宁,加上在处死郭坚的事件上,受到吴佩孚的斥责,致使他走上自杀的绝路。 

    阎相文死后,北洋政府命冯玉祥为陕西督军,冯起初不肯就任,并推荐张绍曾继任,张表示坚决不就任,北洋政府仍任命冯玉祥,冯玉祥就任陕西督军,有了一大块地盘和施展抱负的机会。 

    1922年4月,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却令战斗力弱的陕西省任刘镇华部开赴前线,冯玉祥受令坐镇陕西。刘一向具有送礼、奉迎的看家本领。吴佩孚在洛阳做50大寿时,刘送了80多把万民伞和许多金银古董;而冯玉祥的礼物却是一罐冷水。吴为人刚愎自用,且心胸狭隘,收下这份礼物,犹如被冯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可是,擅长送礼奉迎的伎俩,却代替不了打仗的真本事。前线吃紧的时候,吴佩孚不得不改变初衷,令刘坐守陕西,而急电请冯出兵。 

    冯率领第11师全部、陕西督署卫队团、中央第4旅、陕西暂编陆军第1师、陆军第1和第3两个混成旅出陕西。冯为了激励士气,每个官兵臂上都写有“害民贼,瞄准打”的醒目字样,冯军训练有素,士气高昂,击溃超过冯军数倍兵力的赵倜军,一举占领开封。奉系军队以失败而告终,冯玉祥因战功被任命为河南督军。 

    冯任河南督军,吴佩孚要在河南督署安插自己的亲信,但冯调换成自己在陕西督署中的全班人马;吴派宝德全监视冯的行动,又被冯枪毙,两人矛盾日益加深。 

    冯玉祥要扩大军队,遭吴佩孚的严厉限制。冯通过在吴佩孚任军事参赞的张绍程疏通,得到批准在汉阳兵工厂无限制地购买军火。于是,冯在短期内不但补充了军火缺额,而且背着吴佩孚又招募了3个混成旅的军队。冯又通过陆军部长张绍曾,获准新建3个混成旅的番号。 

    吴佩孚得知冯私自扩充3个旅军队,对冯更加忌恨,准备待机消灭冯军。但陆军部长张绍曾既和冯有老关系,又同吴交情颇深,经他与吴商洽,特设“陆军检阅使”,以此安排冯。1922年10月31日,北洋政府任命冯玉祥为陆军检阅使之职,并授予扬武上将军名义。 

    在冯玉祥离开河南之前,上海一家英文周刊举行中国当代名人选举,3.5万人有知之士投票,选出“最伟大的中国人”12名,孙中山名列第一,冯玉祥获第二名。消息传出后,更引起吴佩孚的嫉恨。 

    冯失去河南地盘,是一大挫折,但他率部到北京南苑任陆军检阅使,大力练兵,在两年内练就3万能攻善战、纪律严明、具有爱国精神的精兵。 

    皖系浙江军阀卢永祥同奉系军阀张作霖以及孙中山建立了倒直的“三角同盟”,终于爆发了齐卢之战。齐卢之战是直系军阀齐元和皖系卢永祥,以及何丰林浙沪联军之间的战争。 

    吴佩孚的亲信、江苏督军兼苏皖赣巡阅使齐元一直窥视着卢永祥的地盘,特别是上海这块肥肉不能染指,一直耿耿于怀。他数次向吴佩孚献计,要把上海夺过去。但遭到吴佩孚反对,齐为此对吴很不满,但又不敢和吴公开对抗。吴佩孚并不是不想让直系占领上海,只是企图用宽厚的策略拉拢卢永祥,使他归顺直系。 

    曹锟赌选后,卢永祥通电反对,并停止了与北京政府往来,反直系的政客和未参加贿选的议员麇集于杭州、上海,浙沪俨然成了反直的中心。终于使吴佩孚下决心消灭卢永祥。 

    吴佩孚命孙传芳为闽粤边防督办,另以周荫人代孙传芳为福建督理,要孙传芳同陈炯明勾结起来压制孙中山。但广东的地盘不易深入,而福建一省难容纳孙传芳、周荫人二军阀,孙传芳亟谋向浙江扩张势力。吴佩孚给曹锟发电,主张用鄂、赣、苏、闽几省兵力,围攻浙江、上海,由齐燮元和孙传芳主其事。 

    不料,吴佩孚的电报,被段祺瑞收买的曹锟的译电员弄到手,立即派人送给卢永祥。 

    卢永祥得到消息,决定同直军决一死战,又派人到奉天,要求张作霖在北方发动军事攻势,使直军首尾不易兼顾。张作霖很快答应了卢的要求。 

    齐燮元和孙传芳得到吴佩孚的支持,便联合皖、赣、苏、闽4省直系军队,分4路攻守。第一路攻上海,由宫邦铎任之;第二路驻守宜兴,由陈调元任之;第三路攻广德,由王普任之。一二三路由齐燮元任总司令,第四路攻仙霞岭,由孙传芳任总司令。 

    皖系军阀方面,则以浙、沪和从福建退入浙江的军队组成浙沪联军,分3路攻守,由卢永祥任总司令。第一路以何丰林、臧致平守上海;第二路以陈乐山、杨化昭攻长兴;第三路以张载杨、潘国纲守江山。 

    1924年8月24日,齐卢之战打响,但遇上连续阴雨天气,战壕里积满了水,官兵们仍蹲在水里打枪,浑身是泥水,双方打打停停,打过来打过去,形成拉锯之势,一直连续40多天,最后以卢永祥的失败而告终。卢永祥通电下野,偕同何丰林乘轮船赴日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民国春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