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民国春秋 > 第六章 刺客大搏杀

第六章 刺客大搏杀

作者:刘凤舞 发表时间:2019-11-04 17:03:01 更新时间:2022-08-08 09:10:07
    中华革命党从1913年9月下旬开始吸收党员,至1914年4月中旬,已发展党员500余人,最早入党的有廖仲恺、陈其美、戴季陶、朱执信、胡汉民、林伯渠、汪精卫、何香凝、邓仲元等等。 

    1914年6月22日,中华革命党在东京召开第一次大会,到会的有8省成员。会议选举孙中山为总理。7月8日,在东京驻地精养轩召开中华革命党成立大会。在大会上,孙中山就总理职,并宣读誓言: 

    立誓人孙文,为救中国危亡,拯生民困苦,愿牺牲一己之生命自由权利,统率同志,再举革命,务达民权、民生两主义,并创制五权宪权,使政治修明,民生乐利,措国基于巩固,维世界之和平,特诚谨矢誓如左: 

    (1)实行宗旨。 

    (2)慎施命令。 

    (3)尽忠职务。 

    (4)严守秘密。 

    (5)誓共生死。 

    从兹永守此约,至死不渝,如有二心,甘受极刑。中华民国广东香山县孙文(指模)。民国3年7月8日立。 

    会上,公布了孙中山手订《中华革命党总章》,党的宗旨是:实行民权民生两主义,扫除专制政治,建设完全民国为目的。 

    会议选定党的领导机构,设协理一职,由黄兴和做过都督的国民党员担任,目的是团结不同意见的国民党高级干部。陈其美为总务部长,居正为党务部长,许崇清为军事部长,邓仲元为军事部副部长,胡汉民为政治部长,杨庶堪为副部长,张静江为财政部长,廖仲恺为副部长。 

    9月1日,发表《中华革命党宣言》,并通告美洲和南洋各地党组织,将国民党改组为中华革命党,都依《总章》第七条规定填写誓约,履行入党手续。 

    中华革命党除设军事研习所和政法学校外,于5月创办机关刊物《民国杂志》,进行政治宣传。《民国杂志》由胡汉民任总编辑,居正为发行人。撰述人有朱执信、田桐、苏曼殊、戴季陶、邵元冲、邹鲁、叶复声等。 

    袁世凯得知孙中山在东京建立中华革命党,更加紧了暗杀孙中山、黄兴等人的活动。 

    袁世凯派他的私人保镖蒋自立去日本暗杀孙中山和黄兴。 

    袁世凯雇佣蒋自立为保镖还有一桩奇特有趣的事:袁世凯府上要增加几名保镖。消息传出,一日便有一名山东大汉蒋自立经旁人介绍来到袁府。袁世凯便先让手下人把蒋自立引到一间宽敞的客厅里坐等。这间客厅四周长台上整整齐齐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珍贵古董、名人字画,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金银珠玉,蒋自立独自坐在客厅正中的一张椅子上,老老实实一动不动地等候袁世凯的接见。不料,等了一会儿,不见袁世凯前来,便举日环顾,观赏宝物,过了一个小时,又过了一个小时,仍不见袁世凯的影子。 

    蒋自立便起身离座,走到长台旁,把台上的金镯子、金耗子、小金龟、田黄印、黄金塔、银链、银兔子、玉石、玛瑙、珊瑚雕刻件一件件拿在手中把玩不已,爱不释手,他左右环视一番,不见人影,又不闻声响,就把一个小金耗子和一块翡翠般的玉石偷偷地放在衣兜里,然后,装着若无其事的神情,坐回到原来的椅子上,慢悠悠地抽着烟。 

    袁世凯从客厅里走出来,几声笑后,连一句客套话没说。 

    劈头便问蒋自立: 

    “还满意吧?嗯!” 

    蒋自立被这冷不丁的问话吓怔了,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正在犹豫时,不料袁世凯把手一挥,冷笑声突然变成“哈哈”大笑,大声说道: 

    “很好!你被录用了!” 

    蒋自立在袁世凯身边当了几年保镖。袁见他办事倒有能耐,便派他当密探队的小头目。蒋自立领着几个密探、刺客到上海监狱送药毒死刺杀宋教仁的凶手武士英,又将从狱中“保释”出来的宋案的直接指使者应桂馨,秘密处死在北上的火车上,给袁世凯策划的杀宋一案灭了口。 

    袁世凯派蒋自立暗杀黄兴,蒋自立因有日本人会坂西等的帮助,在袁世凯面前保证说:“黄兴这回是瓮中之鳖。” 

    但是,黄兴从上海乘上“第四云海”号货轮安全地到达日本。袁世凯把蒋自立找来大骂了一顿: 

    “你说,黄兴这回是瓮中之鳖,陆宗舆来电也说,黄兴这回是网中之鱼。现在怎么样了?瓮碎网破,鳖溜鱼飞。”停了一会儿,他又奔到蒋自立面前,举手抓住蒋自立胸口上的衣服,命令道:“我命令你明日起程去日本,与陆宗舆配合,把暗杀队组建好,尽快把孙文和黄兴除掉。” 

    蒋自立“唰”地一声,抬头立正“是!” 

    袁世凯的话缓和起来:“你可在东京买座寓所设个办事机关,多在流亡日本的国民党人中活动,便可得知孙、黄的活动情况和他们的行踪。现在,我先授你个旅长军衔,命你为中华民国驻日特别队队长,事成归来,自当另有重赏!” 

    “总统厚恩,没齿不忘。自立一定遵命,明日当启程赴东京。” 

    蒋自立到了东京之后,便组织了一个“暗杀团”。孙中山的日本朋友头山满等为了对付“暗杀团”,便组织了一个“刺客击退团”,并派“刺客击退团”成员、年轻的平野等人担任孙中山的门卫。日本山本内阁虽然对孙中山居留日本默认,但他对蒋自立以中国驻日公使馆的名义组织“暗杀团”,不加干涉和制止。因此孙中山外出活动有一定危险。 

    一天,孙中山带着既懂剑术、又会打拳,腰间还有一支手枪的平野来到中华革命党湖南会馆。会馆正厅空空荡荡,而边侧一排小房里,不时传出哀叹声。那里住着一些湖南籍革命党人,一些人在挨冻受饿。但有一间小房却传出一阵阵欢声笑语。孙中山好生奇怪,他走近门边,听到里头的人正在议论着他的事,收住正欲迈进屋门的脚,立在门边细听:“孙先生这次发起讨袁的‘二次革命’,算是彻底失败了。 

    嗨!” 

    “依我看,孙先生准是‘八字’不好,要不然怎么他的革命老是失败呢?连在握的总统大权竟白白地让给了袁世凯。可是,袁世凯一上台反过来又要捉他,要杀他,他又只好亡命东瀛了。听说现在他吃薯度日了,真是自作自受。这不是他的命不好又是什么?” 

    “我会推算‘八字’,哪天有机会遇见孙先生,非得问问他的出生年月时辰,给他算算‘八字’如何,当真是‘八字’不好,还真不能再跟他干下去了。” 

    “依我之见,诸位还是趁早离开他吧,不用算,他准没有好‘八字’。”一个公鸭嗓子的人说到这里,猛咳几声,吐了口痰,听得出这是个吸鸦片上瘾的人。他接着又说:“用不着看相算‘八字’,就凭孙中山办事的气魄就远比不上袁世凯。听说10月10日袁世凯举行大总统就职大典,那场面,喝,气势真大。光是来参加典礼的人就有好几百,政府文官一律穿新制的燕尾服,武官一律着笔挺军礼服,还有众多的穿着各色西装的各国公使,穿长袍马褂的清皇室成员代表,名流绅士,可热闹啦。听说,那天袁大总统穿一套钴蓝色的、缀满金丝银线的陆海军大元帅礼服,乘坐八人抬的彩轿。轿子前头还有一队320名头戴全金线镶的军盔、身穿蓝色制服、腰佩军刀的卫士开路,在军乐声中登上太和殿。哼,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时,就没有这种气魄。你们说说,跟着这种人干能有出头之日吗?依我之见,大家还是跟……” 

    “周先生,你现在究竟是跟着谁干?”有人打断了公鸭嗓人的话问道。 

    孙中山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气,猛地推开门,一抬腿跨进房门,环视房里的几个坐在那里的人,那个公鸭嗓的人见是孙中山,仿佛挨雷轰似的,苍白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发出虚弱的公鸭声:“啊!孙……” 

    “败类!刚才你吹捧袁世凯的那番话,真是说得绘声绘色,神气十足。哼!你既然甘心认贼作父,就该有胆量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此躲躲闪闪,掩掩饰饰,倒像是一条癞皮狗。” 

    孙中山说到这里,屋里的几个人已明白了几分,都瞪大眼盯着那人。忽见他心虚胆怯地把双手伸进长衫的口袋里,几个人警惕地一齐扑过去,抓住那人的双手,从他口袋掏出的不是手枪,而是两叠印了字的白纸: 

    国民党员自首誓约 

    身为华人,当爱中国,犯上作乱,天诛地灭。 

    自首人-- 

    众人看罢,七手八脚把纸撕碎,揉成团,愤怒地朝那人脸上掷去骂道: 

    “无耻叛徒,原来你是想拉我们去投降自首!” 

    此人姓周名鳌山,原是同盟会员,临时政府成立时,为谋求一官半职,曾到南京去了一趟,在临时大总统就职典礼上见过孙中山,后来通过一位湖南同乡的关系,派他到上海任个小职。“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大肆捕杀革命党人,周鳌山只好随着流亡日本的党人,逃到日本东京。在上海,此人吃喝惯了,又沾染上抽鸦片之恶习,到东京后过不惯亡命生活,哀声叹气,怨天尤人。这时正好袁世凯派蒋自立来东京,设立一个招降异党分子的机关。凡国民党员愿意投降自首者,只须在自首书上签名盖章,便可介绍回国做官,或发给留学官费。周鳌山闻得此消息,认为是个好机会,便悄悄四处打听,不久居然被他捷足先登,投到了蒋自立的门下,他在自首誓约上签了名,又自告奋勇为蒋自立当说客。他上午从蒋自立处领得一笔钱和一叠自首誓约书,到酒馆吃饱喝足后,又吸足了鸦片烟,才到湖南会馆,利用老乡、朋友的关系,煽动几个意志薄弱的国民党员去投降袁世凯,不料偏巧遇上了孙中山,他招来了几个党人的怒斥和殴打,吓得双膝跪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认错,求饶,爬到门边,立起身来,仓皇逃出会馆。 

    孙中山对房内的几个革命党人说:“你们都宣过誓,参加革命党了,怎么还如此迷信?难道我的‘八字’不好,你们就不革命了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打倒军阀,继续革命’,这就是我的‘八字’!” 

    这几个人承认错误,表示跟孙中山打倒军阀,继续革命。 

    这时湘省支部长覃振来到这里,孙中山从衣兜里掏出一叠日元,交给覃振:“这点钱留给你们湘省支部,以解燃眉之急。仲恺正终日奔走,多方筹集,一有钱款,我会给大家送来。” 

    孙中山和平野从湖南会馆出来,冒着风雪,沿着僻静的小巷往回走。路过一座中国式的寺庙,庙门紧闭,有人蜷缩在门外墙角,听到脚步声,急忙抬起头来。孙中山一看,是个面黄肌瘦、衣衫破旧单薄、有点像是中国人的青年人,孙中山见周围无人,便问道: 

    “你是中国人?” 

    那青年微微点点头,孙中山又问: 

    “也是流亡来的?” 

    那青年顿时瞪起警惕的眼情,沉默不语。 

    孙中山立即解开和服,脱下里面的那件变成灰白色的旧西服,又从裤兜里掏出仅有的20日元,送给他,轻声地说道: 

    “给你,青年人,快穿上吧,再去买点东西吃,找点工作做。……” 

    平野怕耽搁久了出事,没等孙中山说完,拉着他便走: 

    “快走!”两人一起回住所去了。 

    这位青年便是同孙中山一起乘“信浓丸”海轮来到日本的林寒梅。 

    不久,孙中山又增添了一位中国籍卫士,名叫马湘,是华侨后裔。 

    袁世凯一日数电,催促驻日公使陆宗舆和蒋自立火速缉拿孙文等革命党要人。 

    蒋自立虽然拼凑了一个“暗杀团”,可这帮人多是些只知吃喝、干不成大事的家伙,虽说他们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了几个人,可有的不是国民党人,有的是普通的国民党员。而“暗杀团”的人马却被“刺客击退团”击毙了不少。“暗杀团”活着的人中,有的吓得开了小差,溜回国去了;有的东藏西躲,要钱花时,净谎报战功,前来领赏。花钱买来的一些国民党叛徒,虽然在自首书上签了名,立誓反水,可这些人领到钱,有的则找种种借口不肯卖命,有的则溜之大吉,跑到外国做生意、学技术去了。蒋自立当然知道,他所进行的这种策反和暗杀,对于孙中山所领导的革命力量来说,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威胁不大,效果甚微。 

    孙中山成立中华革命党,又组织了讨袁军队,蒋自立更觉得在东京暗杀孙中山是十分棘手的事。他不敢像在国内那样放胆去干,而是时刻提着心,终日惶惶不安,唯恐被革命党人拎走了他的脑袋。所以,他平日极少出门,整天躲在寓所里,连大门都不敢随便开。有人来访,总是先开门上小窗,看过名片,认准了人,才让佣人、情妇、姘头开门。 

    保镖出身的蒋自立虽然心虚胆惊,但他又认为自己探情报搞暗杀有一套,时刻幻想抓到孙文,返国在袁世凯面前报功领赏。 

    这一天,蒋自立从驻日公使馆回来。正想开门下车,忽见寓所门边蹲着一个人,因为路灯昏暗,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心里发怵,以为又一个手下人被“刺客击退团”给结果了,前天就有两个“暗杀团”成员被杀死后,把尸首摆在大门两边。蒋自立不敢开车门,眼睁睁地望着那个人。片刻之后,那蹲着的人,突然站起身子,急冲冲地朝小汽车奔来。蒋自立以为是“刺客击退团”的人,慌忙从腰间拔出手枪,正欲射击,忽儿认出那人乃是第一个登门自首的国民党叛徒周鳌山,蒋自立这才吁了一口气,开门下车。 

    蒋自立抖起精神,摆出架势,傲慢地说:“又来要钱,对吗?孙文近来常外出活动,你怎么事先一点消息没弄到?” 

    周鳌山支支吾吾回答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别嗦了。”蒋自立掏出几张钞票,递给他,又说:“告诉你,你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打听到孙文的行踪,及时来报告,等逮着孙文,我自然会给你一笔够你花一辈子的赏金。”说罢,头也不回地钻进家门,“砰”一声关上大门。 

    一天早上,周鳌山又没钱花了,只好再到小石川町找蒋自立领钱。而蒋自立刚好接到袁世凯的密电,说是宋庆龄小姐已从上海私奔日本,日内可抵东京,孙文一定会前往码头迎接,令蒋设法乘此机会将孙杀害,事成赏花红银50万。蒋自立正在寓所犯愁,因为暗杀团的人前两天刚发饷,谁也不登门了,他自己是绝对不敢亲自出马的,他已被刺客击退团吓得心惊胆颤,惶惶不可终日。正巧这时周鳌山上门来了。 

    蒋自立不把这事直接交给周去办,他要他到西久保去一趟,把这事交给住在那里的两个暗杀团的得力干将去执行。周鳌山听说事成之后有50万赏银,起了贪心,决定把这桩事拉过来,交给自己的好友去干。50万赏银,不费吹灰之力,起码可以捞到30万。 

    周鳌山打着如意算盘,殊不知他的那两位朋友已在一个月之前参加了中华革命党。他们一听周鳌山要他们去行刺党的总理孙中山,当场把他捆了起来,搜出手枪、子弹和一叠日元,连人带物一齐交给了中华革命党湘省支部长覃振。 

    覃振同他们一起商议对策,有人说:“我看,先把周鳌山毙了,再学刺客击退团那样,把周的尸首放在蒋自立的门前,警告警告那家伙。” 

    覃振说:“周鳌山在我们手里,随时可以处决。可是蒋自立不除终归是个大祸害,对宋庆龄来东京一事威胁太大,何况孙总理还不明情况,万一去车站接宋小姐,很难保不出事。” 

    大家同意覃振的看法。可是何人愿去把蒋自立除掉,却没有人敢答话。 

    突然,窗外有人哈哈大笑。 

    “谁?”覃振一惊,奔出去想逮那人,不料那人自己却泰然自若地走了进来。众人一看,是个青年,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灰白色西装,生得魁梧壮实。 

    “你是谁?为何躲在窗外窃听?” 

    “我叫林寒梅。是来投靠孙中山先生的,前些日子我在码头上找到一份工作,在跟工人交谈中,得知孙先生有时到各会馆开会,今天我是来寻找孙先生的。” 

    “那你何以狂笑?”覃振问道。 

    “我是笑你们胆小,你们连一个姓蒋的坏家伙都不敢去杀,还说要打倒袁世凯呢!” 

    覃振心中暗喜:“看来你倒是个好汉,有勇气去行刺暗杀团头子蒋自立吗?” 

    “怎么不敢!只是我想见到孙中山先生,听从孙中山的命令。”林寒梅答道。 

    “当务之急是除掉蒋自立,待事成之后,我们一定领你去见孙总理。” 

    “那我先加入孙先生的中华革命党。” 

    林寒梅见覃振微皱眉头而不语,便道:“怎么,你们不相信我?……”林寒梅便把自己的身世向众人介绍一遍。原来,这林寒梅是革命烈士之子,父亲在辛亥年保卫武昌的激战中牺牲。他也参加了革命,失败后从大陆逃到基隆,又从那里乘“信浓丸”海轮流落到日本,寻找孙中山先生。 

    “好,我们马上给你办手续。”覃振马上叫人拿来一张入党誓约书,叫林寒梅填写,按上手模,吸收他加入中华革命党。 

    覃振让人把从周鳌山身上搜出来的钱办一桌酒席,众人一起饱餐一顿。覃振又把蒋自立的住址、相貌口音等情况向林寒梅作了介绍,并给了他一张周鳌山的名片,最后又把从周鳌山身上搜缴的那支手枪交给他。 

    林寒梅吃罢便向小石川町蒋寓走去。 

    蒋自立的大门紧闭。林寒梅喊道: 

    “开门!我是朽三派来送信的。” 

    蒋自立听是自家人的暗语,又是周鳌山派人送信,准是与行刺孙文的事有关,便亲自出来,走到门边,问了声: 

    “哪位周先生?” 

    林寒梅便把名片从门缝里塞进去,并对着门缝往里瞧,见是一个彪形大汉,又操山东口音,断定此人是蒋自立,他一手握枪,两眼紧盯大门。等大门一开,林寒梅举枪对准蒋自立的胸膛“砰”的一枪,蒋自立即刻仰倒在地,林寒梅一个箭步奔到蒋自立跟前,对准蒋的脑袋又补了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民国春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