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莫斯科离任

作者: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 发表时间:2018-12-21 22:37:08 更新时间:2022-08-08 04:03:06

 我结束任期的时间早已提前宣布,因为国际奥委会会议要提前确定未来几届年会和重大活动在哪个城市举行。在经过长时间的权衡考虑后,我想在我曾经被选为主席的同一座城市——莫斯科结束我的任期,而且如果可能的话,在同一个月的同一天:7月16日。不要问我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但是我总想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结束。莫斯科在我的生命里意义重大,因此,我想在21年之后的同一日子、同一空间,为我的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在1995年7月布达佩斯会议上,我以个人名义请求大会决定莫斯科为举办第112届年会的城市。我由衷地 感谢国际奥委会的成员们接受了我的建议。我并不避讳这是我个人的奇怪想法。我曾多次去莫斯科,我在那里不仅得到俄罗斯国奥会,特别是国奥会主席维塔利·斯密尔诺夫和秘书长亚历山大·科兹罗夫斯基无条件的支持,而且还有莫斯科市长尤里·卢日科夫,我和他结成深厚的友谊,并且对他为莫斯科所做的大量有益的工作深感敬佩。只要我们回溯一下历史,这个在前苏共领导下生活悲惨的城市而今面目一新,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每年从世界各地来的旅游观光客有数百万人。同时,我在此也想对曾给予我巨大支持的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以及他的继任者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感谢。普京完全理解体育运动在当今社会的重要性,并且也是一位身体力行的实践者。我时常激动地回忆起那个我被选为奥委会主席的大厅,它被人称为“工会之家圆柱大厅”,曾是沙皇统治时期的一个军人俱乐部。就在这间大厅里,在共产党执政时期,曾经停放过列宁、斯大林、勃列日涅夫以及苏维埃所有逝世的伟大领导人的灵柩,数以万计的人民群众到此向他们的遗体告别。这一细节足以说明这个大厅在俄国历史中的重要性及特殊地位。我女儿继承了她母亲贤惠而又温文尔雅的气质,她随时陪在我身边,担当起奥林匹克第一夫人的角色。她的在场对我是一个巨大的支持。著名的莫斯科大剧院如正在修复中的一件艺术瑰宝,隆重的会议开幕式在这里举行。上演的节目可以说是我个人固执坚持的结果。我希望上演具有丰富感情的芭蕾舞剧《吉塞尔》,在我任西班牙大使的那个时期曾经多少次在夫人碧蔚丝的陪伴下欣赏过它!舞剧毋庸置疑地受到了观众们的热烈欢迎。在那一刻,我心中涌出一种对兹韦费尔女士的特殊感激之情,是她的努力使这一浪漫的作品得以上演。作为奥委会的秘书长,她是连接国际奥委会和大会组委会的一座理想的桥梁。是国际奥委会的总管加夫内向我推荐了她。在她担任奥委会秘书长的16年里,她事无巨细、事毕躬亲,以非凡的工作效率处理同各位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关系、奥运会期间的住宿问题、庆典仪式、大会的组织工作等各种棘手问题。可以说,她是一个忠实而能干的合作者,她态度和蔼、笑容可掬。事实上,她的办事效率和她的美是和谐统一的。现在,兹韦费尔正卓有成效地领导奥林匹克博物馆的工作,她又一次向我们展示了她的工作热情和天赋。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参加了这次开幕式,他给我授勋并对我21年来的工作给予充分的肯定和赞扬,还特别强调我对俄罗斯怀有的特殊感情。最后,他打破死板的陈规,用一个体育动作结束了他的发言:他举起我的右臂,就像裁判员在拳击比赛中对获胜方所做的那样。这个友善的举动体现了我们的友谊。事实很快表明,在圆柱大厅举行会议是不可能的。虽然它非常靠近大剧院,但由于缺乏附属空间,无法容纳举办全会所必须的后勤服务部门和新闻中心,不适合作为本届会议场所。但我坚持应该尊重历史,新主席的宣布最好在那里举行。在相同的场合变换主角,这显示了奥林匹克运动生生不息的传承性,说明我们战胜了那些悲观主义者。1980年的时候,由于奥委会遭到抵制,缺少经济支持,他们曾预言奥委会面临垂死的结局。为了保护奥林匹克运动,保证它继续发展,我采取了一些被认为有争议的举措,那些诋毁者最终失败了。我希望能够保持历史的传统,尊重流传下来的仪式。我任职的指导思想:忠于过去、创新未来,终于占了上风。我们最终找到一个理想的解决办法:奥委会委员住宿在Radisson Slavjanskaya旅馆,并在那里举行所有的会议、新主席的选举和投票决定20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这个荣誉赋予了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投票过程非常激烈,有十个城市在第一阶段提出申办,它们是曼谷(泰国)、北京(中国)、开罗(埃及)、哈瓦那(古巴)、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吉隆坡(马来西亚)、大阪(日本)、巴黎(法国)、塞维利亚(西班牙)和多伦多(加拿大)。根据专家组的建议,一些城市通过筛选并作为候选城市参加在莫斯科的投票,它们是:巴黎、伊斯坦布尔、北京、大阪和多伦多。在这次会议上采取了新的投票制度,任命了一个“评估委员会”,它由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自行车联合会主席荷兰人维尔布鲁根领导,奥委会工作出色的体育部主任吉尔伯特·费里协助。结果正如我们所期望的,北京相当轻松胜出。对北京申办的攻击主要是政治方面的,指责这个国家不尊重人权。北京是第二次申办奥运会,在第一次时,她已站在胜利的门口,和悉尼仅有两票之差,失去了在2000年举办奥运会的权利。这一次,他们从失败中吸取教训,放弃申请2004年而集中精力筹备申请2008年。他们的申办工作做得完美无缺,并争取到各国政府的支持。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最公正的结果。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西方国家以中国缺乏人权为借口,拒绝给予她举办奥运会的权利,而同时又继续和她保持各种形式的政治、经济、文化关系,这种偏见并没有阻碍它们与中国关系的全面发展。这好像又回到了抵制时期,这种行为已经对体育造成了太多的伤害,尽管事实已很清楚地表明,利用体育来达到政治目的是徒然的。第一轮投票就预示最后结果:北京44票,多伦多20票,伊斯坦布尔17票,巴黎15票,大阪6票。日本城市大阪第一个被淘汰。第二轮的投票结果如下:北京56票,多伦多22票,巴黎18票,伊斯坦布尔9票。中国首都北京就这样到达了奥林匹克长征的终点。2008年奥运会对这个国家意味着一个时期的结束和另一个新时期的开始。奥运会将发挥它的优势:有益于东道国更新其结构、通过体育促进各国人民的全面发展和相互理解。国际奥委会再一次表明了它是为全人类服务的。在选举我的继任者那天,整个上午我们都在讨论一个非常棘手的话题:关于欧洲兴奋剂检查的统一规范问题。著名法学家、国际划船联合会主席丹尼斯·奥斯瓦尔德在发言中呼吁欧盟各国政府采取紧急措施,统一立法和处罚条例,于是引起了一场长时间的讨论。许多委员竞相要求发言,看来短时间很难达成共识。我着急地瞥了我的秘书安妮一眼,她总在我身后,如影随形,从来不会放过我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时间到了!电视频道都已经准备好直播选举下届奥委会主席的仪式,讨论会造成延迟。我当机立断,用略带嘲讽的语气对那些在讨论中十分活跃的委员们说:“先生们,请允许我提醒诸位,今天上午你们还应选出国际奥委会新主席。”这才终止了他们的争论,选举得以进行。进行电子投票后,当一位候选人得票数达到绝对多数时,只有“选举委员会”主席姆巴依和另外两名监票人有知情权。整个会议移至圆柱大厅,那里等待着为了得知最后结果的数以百计的贵宾和记者。第一轮投票结果就看出了趋势:雅克·罗格46票,金云龙21票,理查德·庞德20票,斯密特11票,阿妮塔·德弗兰茨9票,她是最后一个被淘汰出局。第二轮投票已成定局:罗格59票,金云龙23票,庞德22票,斯密特6票,已经达到绝对多数,新一届主席就是这位比利时的外科医生雅克·罗格。
在主席台上,姆巴依把信封交给我,我打开它并宣读了新一届主席的名字:雅克·罗格博士。事实上,这个选举结果并不出所料。现在可以说,罗格医生是众望所归,所有了解奥林匹克运动及熟悉其最近重大事件的人都知道他是最合适的人选。我相信他在五位候选人中更具实力。他是悉尼奥运会协调委员会出色的主席,悉尼奥运会无疑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一届;他曾经是欧洲国家奥委会总会的主席,欧奥委是奥林匹克运动中最重要的洲组织;他还是雅典奥运会协调委员会的主席。最近的这项任命已经表明谁是我喜欢的接班人。
我早就知道雅克·罗格是一位无可指责的候选人。他的过去没有任何阴影,是一位从小就信守承诺和独立自主的比利时人。他的父亲是弗兰德人,母亲是瓦隆人。他曾经是一位运动员作为帆船选手参加过三届奥运会。他从大海中获益匪浅,也学到了征服它的艺术:坚定、力量、与外界因素和孤独抗争。这些在帆船运动中学到的有价值的东西,必将在他日后担任主席的工作中起到作用。自从他主持欧洲国家奥委会总会的工作,他成为在奥委会内部活动的一个活跃的角色。我还想补充说明一下,他作为体育领导者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同其他几个人组成“评估委员会”,参与了对巴塞罗那申办1992年奥运会的评审。
由于诸多原因,我不愿涉及其他候选人。但是我为他们其中的某些人感到遗憾。他们在选举后的行为以及发言清楚地表明,他们是不适合国际奥委会主席这个职务的。
令我特别感动的是奥委会的合作者们给了我一个特别的惊喜。他们中的四个代表每人交给我一些文卷,里面保存着许多国家元首、政府领导人及其他名人的信函,有的向我致以友好的敬意,有的历数我从1980年至2001年期间完成的各项业绩。见到它们,我浮想联翩。我经历的这段漫长的行程在我眼前飞快闪过,从莫斯科出发又回到莫斯科,其中停留了十个大站,我有理由对所做的工作感到满意。在我离任那些天的许多谈话中,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回顾并评价了21年来我担任奥委会主席的难忘时光。然而,我并不想沉浸在自我满足的虚荣中。我一向严于律己,从来没有百分之百地满意过,总是在不断寻求完美。阿维兰热在世界体育运动中是一位元老。他是奥委会老一辈的成员,尽管以游泳运动员的身份参加了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在1952年的赫尔辛基参加了水球比赛,但他的名字却和足球联系在一起。作为国际足联主席,他全身心地贡献给了足球运动,可以说他功德无量。正是这位德高望重的国际奥委会巴西委员以所有同事的名义,用感人肺腑的话语,向我的妻子碧蔚丝表达了深切的敬意:“在我们心中永远铭记的一位女性,就是玛丽亚·特雷莎,她深具魅力,气质高贵,在奥委会主席实施的所有有利于奥林匹克主义的行动中一直得到她无条件的支持和帮助。为表示全体奥委会委员对她的敬意,我请求授予玛丽亚·特雷莎·萨马兰奇奥林匹克金质勋章。”响彻大厅的经久不息的掌声就是对我妻子最好的悼念。
另一个议论纷纷的问题,是我的儿子胡安·安东尼奥被选为奥委会委员。这一点我已预料到,我认为凭他受到的教育和他同体育的关系,他当选奥委会委员是完全应当的。许多人劝我不要提名他为候选人,也不要付诸表决,应该让下一届主席在未来的会议上提名。我没有同意。我想做的事情已有许多先例,在我们的组织内部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子承父业。在我任职期间,这甚至已经合法化了。例如,卢森堡大公的儿子、阿里的儿子、迪博斯的儿子……最后我想,那些一直非难我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们也会找出其他理由来的。我甚至不得不提醒他们,奥委会委员安娜公主担任国际马术联合会主席,也是继承了他父亲爱丁堡亲王的职位。我肯定那时没有人提出异议。我不过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并希望我的儿子胡安·安东尼奥在以后奥委会的行动中证明我当时坚持对他的任命是正确的。
在这次会议中选出的国际奥委会委员是:霍震霆(中国香港)、伦德里·辛格(印度)、琼·多灵·考特斯(澳大利亚)、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西班牙)、布莱达·弗瑞斯曼(荷兰)。只有一位提名候选人被全体会议否决,那就是瑞士体育界久负盛名的阿道夫·奥希。瑞士在奥委会中已有五名代表,委员们认为完全能够代表这个国家了。我对他深表遗憾,在我任职期间,他协助奥委会工作,表现非常突出,如果在瑞士有什么人最有资格进入奥委会,那就是阿道夫·奥希,我真诚地希望一旦委员出现空缺,他就可递补进去。
由于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的入选,西班牙在国际奥委会已拥有四名代表。这个生动的例子证明近二十年来创新是如何实现的。奥林匹克运动由四个主要部分组成,西班牙在每个部分都有一名代表:我的儿子胡安·安东尼奥被选为奥委会委员、皮拉尔公主作为国际马术联合会主席、阿尔弗雷多·戈耶内切以西班牙奥委会主席的身份、曼努埃尔·埃斯迪亚特由运动员选举产生。我非常满意能亲眼看到我们这个国家是怎样从本人进入奥委会时在体育界几乎无足轻重,发展到今日拥有四名奥委会委员,特别是西班牙已赢得同世界体育大国相同的待遇。非常不幸的是,一场交通事故夺去了阿尔弗雷多·戈耶内切的生命,中断了他作为国际体育领导人的事业。我还要补充的是,我被选为名誉主席,这在奥委会礼宾顺序中是二号人物。这样,我有权参加所有全体会议以及执行委员会会议,但是无表决权。我认为我将很少去利用这个权利,特别是在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在2001年12月我卸任主席工作后,第一次去洛桑旅行,我仅在“运动员委员会”汇报工作时,参加了一会儿执行委员会会议。我相信前任主席的首要任务就是对他的继任者和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们完全放手。有时候,不仅一句话可能影响到一个决定,而且仅仅是出席就会成为一种干扰因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奥林匹克回忆】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