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美元贷款

作者:艾里克・罗朗 发表时间:2018-12-20 22:37:20 更新时间:2022-08-08 04:03:04

  数月之后,意大利商业与储蓄银行(BNL)丑闻案开始暴露。但是据道格拉斯・弗朗兹和默里・瓦斯的揭露,1989年10月26日,乔治・布什还是做出了一个导致灾难性后果的决定。他签发了一份绝密级的总统令,即第26号国家安全令,要求联邦各部门通力合作,加强对伊拉克的援助。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前9个月,布什又一次利用农业部担保的贷款项目,想给萨达姆10亿 美元的贷款。

  BNL亚特兰大分行内部展开了调查,并对农业部提出质疑。慌乱之下,农业部试图将贷款额从10亿美元降至4亿。这一数目在美联储和财政部眼里仍然过高,建议取消对巴格达的全部贷款。一份报告认为“收回这笔钱的希望几乎为零”。

  几天之后,当伊拉克财政整体亮起红灯时,其外交部长阿齐兹抵达华盛顿。他是萨达姆・侯赛因的心腹。在国务院首次会见詹姆斯・贝克时,他就用威胁的口吻谈话,表明伊拉克所能拿到的贷款不能少于10亿美元,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那么两国间的关系将变得“紧张”。

  这是不折不扣的要挟,塔瑞克・阿齐兹表面上口气谦恭有礼,实质上态度强硬。他现在技艺精湛,已经成了这方面的大师了。

  詹姆斯・贝克向他许诺立即全力处理这件事。与乔治・布什长时间会晤后,他打电话给农业部部长克莱顿・尤特,要求他改变农业部的反对态度,恢复10亿美元的贷款,并特别向他指出:“你们的贷款项目对美伊双边关系至关重要。”他又补充道:“坦白地说,如果我们手头掌握伊拉克高层官员违反美国法律的确凿证据,我们是不会赞成这一计划的。”

  他说这番话时绝对是厚着脸皮,但这依然未能打消美联储和财政部的担忧。他们再三提到伊拉克还有好几笔外债没有偿还。布什和他的幕僚们继续斗争了好几天,终于平息了美联储和财政部的不安,于1989年11月8日同意给出10亿美元贷款,但是分成两个部分。头一部分立即拨出;如果对BNL银行不当行为调查过程中没有再发现什么问题,那么剩下的那部分也将到位。

  贝克下令向塔瑞克・阿齐兹转达这个好消息。两天后,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阿普里尔・格拉斯比收到了国务院发来的一封秘密电报,让他负责替詹姆斯・贝克个人向阿齐兹传达一个口信:“所作的决定表明我们对美伊关系非常重视”。

  然而,贝克和布什不能无视一份由国务院专家编写的报告。报告中特别指出:“在对伊朗战争的胜利中,技术力量所显示的重要性让伊拉克领导人兴奋。从此以后,他们认为先进的军事技术、炸弹、导弹和核打击能力、化学武器、生物武器是军事上的关键。”

  同一时期,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收到的来自情报部门的报告指出,伊拉克军事潜力不断提升,令人担忧。中东最知名的银行家之一撰写的一份有关伊拉克经济状况的秘密报告也转到了美方负责人手中。报告中首先提到从1972年到1980年,即“开始对伊朗作战的那一年,伊拉克石油的年收益从10亿美元增加到250亿美元。”而在谈到1990年时,他显得极为悲观:“在现政府的统治下,情况只会愈来愈糟,挑明这一点让我心情十分沉重。”他认为巴格达大量债务累积,甚至连利息都付不出,“将导致采取一项冒失、危险的借贷政策,实际年利率将超过30%”。报告的最后一段更有意思,因为它很清晰地指出将会发生的事情:“现在萨达姆・侯赛因完全清楚自己的财政状况。在伊拉克本土他还有什么选择?几乎没有什么选择。但是科威特一直在那儿,距离伊拉克集结在阿拉伯河附近的闲置军队只有几公里距离。伊拉克需要一片通往海湾的水域。”

  美国政府提供的资金只能让萨达姆得到片刻的缓解,他对此没有表示丝毫感激。然而进贡给这位伊拉克独裁者的装备和经费已经相当丰厚了。

  1990年2月,给巴格达的头一笔5亿美元的贷款已经告罄。伊拉克坚决要求拨付余款。

  同月23号,萨达姆・侯赛因前往阿曼参加阿拉伯合作理事会成立一周年的纪念活动。这位伊拉克领导人对几位有强烈反美决心的同僚说道:“不正是华盛顿协助苏联的犹太人前往以色列吗?两伊冲突结束后,不正是美国继续让她的舰队在海湾地区巡逻吗?”萨达姆・侯赛因认为这些举动的原因显然是:“美国将对这一地区,对海湾地区及其石油施加巨大影响,以巩固她作为无可匹敌的超级大国的绝对优势。这就是说如果海湾地区的人民,更进一步说,整个阿拉伯世界不警觉的话,美国将按照她自己的意愿控制这个地区。比方说,石油将按照对美国有利的方式定价,而其他国家的利益将不予考虑。”同时,他提议撤回投资在西方国家的石油资金以改变美国的政策方向。

  用当时一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的话来说,这样猛烈的抨击让布什和他的同作者们“彻底懵了”。

  4月21日,萨达姆在他的军队将领前发表演讲,并通过电台全文转播。他身着土黄色军服,光头没有戴帽,佩带将军肩章。讲话持续一个多小时,其中有几句话让全世界震惊。他提及伊拉克研究人员最近取得的成果--研制出新型化学武器,并说:“上帝为证,不管以色列用什么手段攻打伊拉克,我们都能让它的半个国土被战火吞灭。谁用原子弹威胁我们,我们就用化学武器消灭它。”

  当天,这番话传到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的办公室。他对萨达姆的攻击态势感到不安。贝克仔细听取了身边最亲密部属的建议。主要有三点:取消进出口银行的贷款;终止由农业部提供资金的项目;最后一点,禁止萨达姆・侯赛因政权进口可能用作军事用途的物资。

  这些措施(高层官员并不知情)意味着布什和贝克的对伊援助部署全盘失败。

  总统乘坐专机“空军一号”飞往亚特兰大和印第安纳波利斯时对萨达姆・侯赛因的大声恫吓吐露了自己的看法。布什含糊其词,反映出他很为难:“我觉得这些话很不好。我要求伊拉克立即放弃使用化学武器。我认为使用化学武器对中东,对伊拉克的安全利益都没有好处,其结果甚至可能适得其反。我建议忘掉使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之类的说法。”

  “忘掉”!这个词变得那么辛辣、苦涩。萨达姆不断地向华盛顿方面发出越来越强烈的警示信号。他对伊朗大规模使用化学武器,而后又由来对付本国人民,造成成千上万平民丧生。但是在伊拉克的威胁不断增强时,乔治・布什却在鼓吹淡忘。12年后,大多数报告证实巴格达不可能生产,至少不可能大量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小布什却展开了逆向思维,尽管他父亲当年对这种危险不以为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布什家族的战争】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