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天元殇 > 天元殇_第一卷 寸芒毕露 第21章 烈火堂,法则觉醒!

天元殇_第一卷 寸芒毕露 第21章 烈火堂,法则觉醒!

作者:夜月温康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59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10
经历了这场战斗,夜月殇只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因为他使用了“狂灵符”,这种灵符可以增加短时间内的战斗力,但坏处就是会带来一些伤害,好在这损伤是可恢复的,休息几日就行了。比起夜月殇,夜月浩的伤势就重多了。

    “真是没想到,此子年纪轻轻,竟然还是个符灵师,我输得不冤啊。”夜月浩心里暗惊,要知道,灵师的修炼要求可比武者苛刻多了。

    经历了这一战,事情就算已成定局了。

    “老夫输了,只是不知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是来自哪个大世家呢?”夜月浩踉踉跄跄站起来。

    “你管我从哪来呢,你只要知道,夜月幽然是我姐,夜月雄是我父便可。再多问,我要了你老命!”夜月殇厉声道。

    “是是是,记得了。”夜月浩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这倒是引起了夜月殇的怀疑,这夜月浩明明被自己击败了,怎么会这么冷静,也不求饶?就不怕自己杀了他吗?

    夜月浩不像是个不怕死的人物,这就只能说明夜月家族还留有后手。这一点,夜月殇早就有所猜测,因为城内其他三大家族的实力都比夜月家要强很多。按理说,夜月家族应当不会位于东河郡四大家族之列。

    夜月殇冷眼望向夜月家族族人,每个族人都有些惊恐,毕竟自家老祖都输了,他们只不过是毫无还手之力的羔羊。

    不过夜月殇倒是没急着处置这些人,他来夜月家族首要任务便是救出夜月雄的妻子、夜月幽然的母亲——常惠。

    “父亲,地牢你应该很熟吧?你带路,我们去救母亲。”

    “嗯,好。”夜月雄也很激动。

    夜月雄急匆匆地往一个方向赶去,夜月幽然紧跟其后。

    “凌天,疾影,看住他们。”夜月殇吩咐一句,就跟了上去。现在夜月家族应该没有人能是凌天对手了,除非夜月浩不要命。

    果然,夜月浩见状只是脸色难看并未做任何阻拦。

    不多久,夜月殇就跟着来到了地牢通道口。

    “夜月雄,有家族指令吗?还是说你要擅闯地牢?”门口守卫发起了阻挠。

    夜月雄闻言只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好歹夜月雄也是个超凡境,而守卫不过就是入微境,他们见状自然不敢再阻拦。

    夜月殇见状倒是并不惊讶,毕竟夜月雄思妻心切,虽然他是个老实人,但并不缺乏血性。

    顺着阶梯而下,只见一个个牢狱展现在眼前,阴暗潮湿的气息弥漫着。每个被关着的人都耷拉着头,一见有人进来,立马像是看见黄金一般双眼泛光,充满希冀,期待着是自己被释放出去。

    夜月雄是一个个牢狱的看,因为他并不知道妻子被关在哪个牢狱,他从来没被允许进入过地牢探望。

    终于,他在一座牢狱前停了下来,双眼止不住流泪。夜月幽然更是“母亲母亲”的叫着。

    夜月殇细细打量眼前的妇人,披肩的长发,大大的眼睛,和夜月幽然长得极像,都很美。就是显得十分憔悴,看样子没少受苦。

    那妇人闻言猛然抬头,冲向铁栏杆,“阿雄,幽然,你们怎么来了,快走,家族正要出发你们呢!”

    “阿惠,你受苦了。今后你不用在这里受苦了,女儿也不会被家族逼婚了。”夜月雄哽咽着说。

    “真的吗真的吗?”常惠一阵难以置信。

    “母亲,是真的!是真的!”夜月幽然握着母亲的手激动说道。

    夜月殇就这样被晾在一旁,“姐,我们先出去再说话吧。”夜月殇提醒道。

    “这位是?”常惠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人,而后夜月雄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小殇,我们一家受了你的恩情啊!”常惠激动道。

    “母亲,别这么说,我和姐姐亲如一家,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夜月殇笑道。要说受恩,也是他受了夜月幽然的救命之恩和照顾长大之恩。

    夜月殇轻易地破开了牢笼,夜月幽然搀扶着母亲出了地牢。

    “好久没看到外面的世界了!”常惠感叹道,又惹得众人一阵心酸。

    “对了母亲,你坐下。”夜月殇突然道。

    常惠虽然不解,但还是老实坐下。只见夜月殇手指往她的眉心处一点,他的额头上便出现了一枚绿色的灵符。

    不多会,常惠的憔悴感便消失了,她也显得年轻了不少。

    “这是什么?好神奇!”夜月幽然问道。

    “这是聚灵符,可以聚集灵力。”夜月殇倒并未隐瞒,刚刚战斗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符灵师的身份。

    就在这时,有人竟然突然出现在庭院之中,来人身材肥胖,穿着深青色长袍,面相和蔼。夜月殇一阵惊讶,此人实力不菲,至少能秒杀夜月浩。

    “哈哈哈,今天夜月家族真是闹腾啊。在下东河郡烈火堂分堂堂主秦观。这位小友,不知可否到我烈火堂一聚啊?”来者笑看着夜月殇,开门见山。

    “去,为什么不去?”夜月殇笑道。

    “那就走吧!”秦观说道,而后便向门外走去。

    “小殇,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夜月幽然担忧道。

    “放心,没事。你们在这,有凌天在,夜月浩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夜月殇急匆匆地说了句就紧跟秦观离开了。

    一路无言,就到了烈火堂分堂。

    到了分堂门口,秦观从空间戒中取出一个面具戴上,夜月殇见状也想起秦鸿留下的白银面具,连忙取出戴上。

    “呵呵,看来你倒是懂些烈火堂的规矩。”秦观脸上的红色面具遮挡了他的表情。

    秦观带着夜月殇进入,“这是烈火堂分堂的大堂,在这里可以领任务赚取贡献点,也可以兑换资源。我们烈火堂乃是王都秦家所创,堂内在每个郡城都设有分堂,在王都有总堂,以及八大殿。我烈火堂的人最是忠诚,其中有秦家人,也有不是秦家的人。“

    “分堂主!”立刻有人右手握拳抵在左胸,恭敬行礼。

    “嗯。”秦观只是简单点头回应,尽显地位尊贵。

    夜月殇看着满堂戴着面具忙碌的人,心里暗惊烈火堂的人们的训练有素,同时其中还有好多强大的气势。

    “在大堂中,负责普通事宜的是管事,重要事宜的是护法,再上面就是分堂的副堂主和堂主。这些人都有特制的辨别身份的令牌。”秦观接着说。

    “那你能告诉我这块令牌的主人是什么身份吗?”夜月殇取出秦鸿留下的令牌,急切问道。

    “放心,会有人给你解答疑惑的,里面请。”秦观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夜月殇往里院走去,他注意到大堂里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被夜月殇捕捉到了。

    到了里院,夜月殇发现里面倒是有很多房屋。

    “来,楼上请。”秦观来到一处精致的楼阁,开始往台阶上走,夜月殇老实跟上。一到楼上,夜月殇发现眼前一派茶楼装饰。

    到了楼上,只见一长发翩翩的黑袍男子右手负于身后,站在窗口,左手端着一精美的茶具,细细品茶,从背影看此人身材倒很俊美。

    “大人,人带来了。”秦观恭敬道。一听此言,夜月殇倒是惊讶了,连秦观这分堂堂主都要恭敬行礼,此人身份太尊贵了!

    “嗯,你退下吧。”黑袍男子平淡道。

    而后秦观便退下楼去,留夜月殇一人在楼上。

    “坐吧。”黑袍男子转过身来,坐在了圆桌旁,这时夜月殇才看见他脸上的金面具。

    夜月殇倒也没客气,在男子对面坐下。“此人实力绝对惊人,居然能内敛得如平凡人一般!”夜月殇暗惊,也就秦鸿给过自己这种感觉。

    “能把令牌给我看看吗?”灰袍男子直接道。“当然。”夜月殇取出令牌放于桌上。只见男子接过令牌端望两眼,就把令牌还给了夜月殇。

    “这块令牌是我烈火堂‘鸿’字令,乃是堂主赐予接班之人的,你一个不姓秦的人,从何而来?”男子厉声发问。

    “我管你什么烈火堂‘鸿’字令,还有什么秦家的,我都不稀罕。这是我大哥给的,想要回去,除非杀了我!”夜月殇拍桌怒道。

    “哈哈哈,果然是个放荡不羁的小子!很少有人跟我这么说话了。”男子不怒反喜,“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名为秦龙,秦鸿是你大哥,也是我大哥,而且是亲大哥。我大哥让我在这等你。”

    “秦大哥让你来的?怎么证明?”夜月殇不敢相信。

    “这简单。”秦龙笑道,手中突然出现一珠子,而后手一点,立即有影像出现。

    “小殇,我料到你会送幽然回家,特意派我弟弟在东河郡等你,你要相信他。”此影像正是秦鸿的影像,这颗珠子便是影像珠。

    “好吧,我信你了。我想知道秦大哥到底什么身份。”

    “我大哥便是秦家继承人,烈火堂堂主,知道这块令牌象征着什么吗?象征你今后便是我烈火堂八大殿中的焱殿之主。这是焱殿殿主的身份令牌,收好。当然,这是一种信任。这些年,我大哥在家族受到一些阻力。我希望你今后能帮我大哥。”秦龙挥手从空间戒取出一黑色令牌,真诚道。

    夜月殇接过令牌,一面是烈火堂的烈火标志,另一面上刻着一个“焱”字。

    “我吗?凭我的实力能干什么?”夜月殇耸肩道。

    “我看中的是你的潜力,是你的未来。你的事迹我都听大哥说了,你的未来确实很广阔。”秦龙说道。

    “你在这等我,不止告诉我这些事情这么简单吧?”夜月殇问道。

    “你倒是很有城府啊。”只见秦龙一挥手,桌上立即多出了一块木头,其上有一醒目的刀痕,在旁边是一封信。

    “这是一位觉醒世界法则的前辈打斗时留下的刀痕,对你法则觉醒有帮助。这刀痕便赠予你了,还有,这信是大哥写给你的。”秦龙说道。

    夜月殇收了信,而后便将目光放在刀痕上。

    领悟法则和觉醒法则是不同的,领悟法则只能浅显地使用法则的属性,只有法则觉醒才能发挥法则的真正力量。

    许多修武者领悟了法则,但穷其一生也未觉醒法则。

    夜月殇倒是没顾秦龙在身旁,当场就入了神。他就觉得自己感觉自己的灵魂弥漫在每一处空间,仿佛每个空间都成了自己的身体。

    自己一瞬间成了空间的主人!

    “好奇特的感觉!”夜月殇此刻玄乎其玄,陶醉其中,整整过了一个时辰,他才晃过神来。

    “不好意思,失神了。”夜月殇尴尬笑道。

    “没事,也就一个时辰。你觉得如何,这刀痕有用吗?”

    “这刀痕,没用了。”夜月殇回答,他惊讶自己一晃神居然一个时辰。

    “怎么会没用呢?难道你领悟的不是世界法则?”秦龙不解。

    “我的意思是我的法则已经觉醒了。”夜月殇忙解释道。

    “你说什么?开什么玩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法则觉醒可是必须达到灵境的!”秦龙觉得夜月殇绝对是在逗他。

    “爱信不信,没什么别的事,我便走了。”

    “慢走,不送。”秦龙倒很纳闷,这小子跟自己说话居然这种口气,真是够傲的!

    秦龙倚着窗口看着夜月殇离开的背影,心中默念:“该不会这小子真的觉醒法则了吧?那可就太恐怖了!”

    夜月殇急匆匆走回夜月家族,夜月家族族人倒是散了,他急忙进入夜月幽然给他挑选的房间房间。

    夜月殇取出一古老书籍,开始翻看,过了片刻,他才将书籍放回空间戒。

    “果然,我说感觉怎么不对。”夜月殇喃喃道,他总觉得自己觉醒的武道法则和刀痕里蕴含的法则有共通点,但是不一样。

    如果说他觉醒的法则是一条江河,那么世界法则就像是一条支流。

    翻看古籍后,他惊呆了,因为描述与他觉醒的法则最接近的居然是:

    上古创世两大法则之一的空间法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元殇】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