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两世缘之梦狐 >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七章:魔君莲烨

两世缘之梦狐_第十七章:魔君莲烨

作者:兰色腐七君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03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4:05
“你是谁?”夕颜望着面前的人,哭得气若游丝,已经无暇再打量来人的样貌。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夕颜眼神忽然闪动了一下,微微启唇:“……魔……君?”

    说话的红衣女子蹲下来,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怎么,不信?”

    夕颜这才仔细看清对方的脸,一双充满蛊媚的碧眸,眼角两边的紫色/魔纹蜿蜒而上,蔓延至整个额头,云髻金步摇,旖旎潋滟之姿,丰神冶丽之貌。原来魔君竟是这样一个妖艳的女子。夕颜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抓住女子的手臂,哀求道:“魔君,你能不能救救苍炎?他要死了。”

    “死了?”女子碧眸一转,“你抱着的这个人不过是个灵体,哪那么容易就死,等灵体归位,本体自然就会醒了。”

    夕颜睁着迷糊的双眼,半信半疑,“你说苍炎没有死?”

    “他为了救你,将自己的灵体分离出本体,现在又受到魔核反噬,加上……”女子突然望向苍炎左臂上的红色符文,神色敛了敛,又看向夕颜,“总之,恐怕是要睡上很久了。”

    “很久?有多久?”

    “这我可不知道,就看他自己了,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几十年。”

    夕颜听了立马又落下泪来,“都是我害了苍炎,如果我不自作主张,苍炎就不会用‘如影随形’,就不会这样了……”

    女子看她哭得十分伤心,也没说话,就静静地看着,脸上一派漠然之色。

    哭了一会,夕颜抽了抽鼻子,抬头哽咽地问:“魔君,你知不知道苍炎手臂上的这个是什么东西,难道跟玄姬说的禁忌有关?”

    “你不知道?”女子用碧眸俯视着她,眼神说不出的奇怪。

    夕颜摇摇头,“玄姬说以前见过我,说是苍炎害她成了那个样子,还说要找我报仇,难道上任的魔君是我杀死的?”她唯一想到的只有这种可能了,可是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女子听到她说的话,止不住狂放地大笑起来,就像是听见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话,“就凭你,还能杀死魔君,哈哈哈……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嗯?小丫头。”女子突然俯下身,轻轻捏住夕颜的下巴,长长的指甲在夕颜的脸蛋上刮了一下。

    夕颜被那双妖魅又含霜的碧眸盯得一阵紧张,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话。她正担心这个人会不会下一刻就捏死她,于是害怕地往后退了退,下意识地抱紧苍炎,神色警惕,心想就算要同归于尽也不能让她伤害苍炎的灵体。

    女子笑着放开她,充满审视地望着她问道:“他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刚才哭成这副丑样。”

    夕颜虽然还没完全从伤心中缓过来,但心情总算是平静了,听到这人说她哭成了丑样,心里不免嘀咕:哪里丑了,明明就是美人落泪,梨花带雨好吗?但她也只敢在心里面说说,对方可是魔君,一定比刚才那玄姬厉害不知多少倍,况且她还有事要求她帮忙呢。“他是我的哥哥。”夕颜如实回答。

    “哥哥?”女子惊异之色一闪而过,而后冷冷问道:“你打算抱着他的灵体多久?他伤的可不轻,可不会自己回去。”

    夕颜这才想到自己光顾着哭了,苍炎的本体应该还在青丘,便放心地将苍炎的灵体收进了颈项挂着的“苍颜”里,然后抬头对那女子道:“魔君,我来魔界,是为了求你救个人。”

    女子冷眉斜瞟了她一眼,“救谁?”

    “三皇井狼王的皇子,他叫幽煌,他因为魔种的关系感染了魔毒,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对不对?”

    “当然。”

    夕颜顿时破涕为笑,“我就知道来找你是对的!”

    但那女子接着立马又泼了一盆冷水,“不过我又不认识你说的人,凭什么要帮你,对我又没什么好处,我还嫌我身边的事不够多么。”

    夕颜立马蔫了下来,“……你,你想要什么好处,只要能救幽煌,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哦?什么都可以?”女子突然兴致高涨。

    “当然!”

    “那……用你的命来换呢?”女子嘴角微微勾起。

    夕颜握紧了手心,一丝机会都不放过,几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也可以。”

    那魔君似乎有些惊讶,但转瞬又恢复如常,邪魅地笑了一声,“开个玩笑罢了,我要你的命做什么?虽然人人都道我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但是还不至于滥杀无辜。”

    夕颜眼睛一亮,“那你是答应了?”

    “哼,我可没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的事,你这次擅闯魔界我没追究是我今儿心情好,赶紧回你该回的地方去,本君忙着呢。”说着就转身要走。

    夕颜哪里就肯这样放她走,连忙跟上去,“魔君,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你就发发慈悲救救幽煌。”

    女子却头也不回,自顾自地往前走,“慈悲是什么,我这一生可从未听过。”

    “你今天不是听到了吗?要是你救了他,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的,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我能做到!”

    “我知道魔君你是个好人,你没杀了我就足以证明了,所以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女子不耐烦道:“你烦不烦,我不是救世主,你要是再跟着我小心我翻脸了。”

    夕颜却仍旧不依不饶,“魔君,我会为你洗衣做饭、打扫房间、捶背揉肩……求求你救救他。”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死死拉住女子的手臂不让她走。

    魔君总算停了下来,回头上下打量着她,见她两眼泪汪汪,遂呼了口气,“你说的这些,洗衣做饭、打扫房间、捶背揉肩,你真的会么?”

    夕颜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顿时被吓了回去,弱弱地说:“……不会,但是我可以用妖法啊,你也没指定要我用什么方法啊。”

    魔君用力将她的手甩开,挑眉道:“别跟我玩嘴皮子,还想不想我救人了?”

    “你终于肯了?”夕颜惊喜道。

    “哼!”女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叫我救人可以,但是你得做一件事才行。”

    “什么事?”

    “跟我过来就知道了。”

    夕颜开心得简直不能言喻,“魔君你可真是个好人,跟那个玄姬一点都不一样!”

    女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是个好人的,真是可笑!等你知道我叫你做的事,你可能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该不会是叫我杀人放火吧?”夕颜紧张道。

    “我又不是杀人狂魔!快走!”女子顿时变得凶巴巴的。

    夕颜不由得伸了伸舌头,这魔君看起来漂漂亮亮的,怎么一会儿笑一会儿凶的,真是个怪人,不过只要能救幽煌,管她是什么人呢!“魔君我怎么称呼你啊,总不能一直叫你魔君魔君的吧。”

    “莲烨。”

    “好美的名字,果然好适合你啊,莲烨姐姐。”

    女子突然停了下来,转身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莲烨姐姐啊!有什么不对吗?”

    女子冷笑一声,“你是在说我老吗?”

    夕颜连连摆手,辩解道:“不是不是,你想太多了!莲烨姐姐明明很年轻,像年方十八!”幽煌的命还得靠她救呢,夕颜可不敢惹她生气,不然等她反悔了就麻烦了。

    虽然夕颜有拍马屁的嫌疑,但是这句话莲烨似乎很是受用,于是当下就赏给了夕颜一块令牌。

    “这是什么?”

    “魔界的通行证。”

    “意思是说我以后随时可以来魔界玩了?”夕颜天真地说道。

    莲烨魔君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玩?别异想天开了,只不过拿你做玄姬的诱饵。”

    夕颜心惊,“玄姬?她在哪?!”

    莲烨没有立刻回答她,反而飞向一座铁塔,只见莲烨用手掌往门上一放,那门就自动开了。往里面一瞧,只有漆黑一片,莲烨率先踏了进去,回头看向她。夕颜犹豫片刻,便跟着进了塔里。两人刚一进去,身后的门就立刻关上了,与此同时,四周的灯火就全亮了起来。夕颜这才看清塔里面的模样,四周全是锁链,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浮台,浮台中间有一个人,双手和双脚都被红色的链条锁着。那人垂着头,两边的长发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但是从那精巧的鼻子和嫣红的嘴唇来看,应该是个美丽的女子。

    夕颜惊愕道:“那个人是谁?怎么会被锁在这里?”

    莲烨回头妖冶一笑,“你不是问我玄姬在哪吗?她就是啊。”

    “她是玄姬?!”夕颜不敢相信道,“可是她不是变成了一团黑雾么?”

    “早在三千年前,玄姬因为造反就被我锁进了这塔里面,因此她无法踏出这魔界半步,你今日碰到的,是玄姬的部分灵识。”

    “灵识?不就是跟苍炎的灵体差不多么?”

    “差远了,灵识不过是本体残留的意念,是杀不死的,灵体却会消亡,消亡的话,就意味着本体也会死去。”

    夕颜听了下意识地护住颈项上的“苍颜”,说道:“你的意思是,她还会再出来?可是我明明看到玄姬被苍炎打得消散了啊。”

    “哼,那只不过是被他打回了本体里,如今玄姬她再想出去,也得花上好大的功夫了。”

    夕颜思索了番,右手突然化出一把剑来,“那么,只要我杀了玄姬的本体,那她的灵识就不会再出来了是吗?”也没等莲烨回话,她眼神一寒,就将剑朝着玄姬的心脏刺了过去。

    那莲烨却忽然瞬移至玄姬身前,红/袖一挡,夕颜的剑便飞了出去,冷冷道:“慢着!要是能这样轻而易举地杀死她我早就动手了,何必将她锁在这里。”而后她又陷入了深思,“将你带到塔里也没用,看来锁在这儿的这副身体已经接近躯壳了,玄姬大概是趁我不备的时候将灵体转移到了别处,除非能找到那个宿主,否则谁也杀不死她。”

    莲烨说完话,突然将手掌伸向夕颜额上的朱砂,速度之快让夕颜没来得及反应,惊吓中以为她要杀了自己,却见莲烨的手刹时停在距离她额间一寸的地方,呈抓握的姿势。“果然,没想到他竟将玄姬另一部分的灵识封印住了,不愧是……呵呵呵。”

    夕颜听得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莲烨神色复杂,“看来他连你的记忆都一并封印住了……当年的事,你哥哥最清楚不过了,等他醒了你自个去问他吧。”

    “上任的魔君究竟是怎么死的?”夕颜对这个问题仍旧是心存疑惑,莫名其妙被一个魔族的人寻仇,她作为当事人却完全不记得跟魔君有过什么瓜葛。

    莲烨脸上闪现一丝惆怅,“大概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死的……”

    女人?谁?玄姬么?夕颜还想继续问,莲烨却袖子一挥,甩给她一样东西。夕颜抬起右手一看,只见一道紫色莲纹像手链一样缠绕在她的手腕处。她把手举到眼前左看右看,眼睛亮晶晶的,“哇!好漂亮!这是什么首饰啊?是莲烨姐姐送给我的见面礼吗?”

    莲烨见少女一脸兴奋,顿时凶神恶煞道:“谁告诉你这是首饰了!”居然将她的魔纹当作首饰,她简直被夕颜单纯的想法气疯了。

    “那是什么?”

    “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跟我过来。”

    夕颜在心里抱怨了一句,怎么这人那么喜欢卖关子,告诉她又不会死。虽然心里面是这样想着,但是脚步还是乖乖跟了上去。莲烨带她经过长长的走道,见四周的墙上地上皆插着数不清的兵器,而且脚下的路变幻莫测,夕颜怕跟莲烨走散了,紧张地抓着她长长的袖角,一路东张西望。走了许久来到一个湖边,见四周风景跟刚进魔界看到的也没什么差别,唯独那湖水是黑色的。

    “这里是哪啊?好热。”夕颜打从一进来,就感觉进入了火炉里,身上简直要被烤焦了。

    莲烨没有理会她的抱怨,走到湖边,说:“好了,要你做的事就在这里。进去,在湖底找到一个人将他带上来。”

    “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啊!”夕颜还以为她要自己做的事有多难呢!“找谁呀?”

    “湖底只有一个人。”

    “哦,这样啊……包在我身上,我将人带上来你可要说话算数救幽煌啊。”

    “哼,我魔君说话从来不食言。”

    得到莲烨的保证,夕颜二话不说就跳进了湖里,却发现湖水根本没有受到外边气温的影响,反而冷得刺骨,犹如进入了冰窖里,以至于她全身的毛孔都缩了起来。她不由得在水里打了一个寒战,快速潜入了湖水深处。水里伸手不见五指,夕颜只能将妖力全部集中在瞳孔中才能看清前方的景象。游了许久才接近湖底,才发现这湖里竟这般大,要不是她身体好,估计早就被冻死了。隐约间发现湖底有一丝微亮的光,她加快速度游过去,却被柔软冰冷的“水草”给缠住了一只腿,她回头看去,冷不防惊吓地大叫了一声,被迫吃了一口湖水。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水草,而是一只几乎没有形态的手,夕颜蹭了好几下才把那只手给挣脱,心有余悸地继续向前游去。然而越接近那亮光,湖底的手就越多,将她的双腿和腰牢牢圈住,虽然看似水草样无力,不过却让她难以前行。她最讨厌的就是软绵绵滑腻腻的触感了,一阵作呕之后,她唤出把长剑将那些触手一般的东西砍得七零八落。

    好不容易才来到那湖底的亮光处,发现那亮光竟是由一把长剑发出的,而那把剑正插在一个人的心脏处,那人似乎在水底睡了很久,周身都布满了死寂,握着剑柄的双手苍白得可怕,保持着固定的姿势,一头长长的黑发将整张脸都挡住了。难道莲烨要她找的人,已经死去了吗?

    夕颜咽了一口唾液,小心翼翼地将那人的长发拨开,这一拨,她顿时怔住了。

    她看到了那个人的脸,而这张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两世缘之梦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