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弑苍天 > 邪弑苍天_第一卷 多方争霸 第十九章 青蝶的解脱

邪弑苍天_第一卷 多方争霸 第十九章 青蝶的解脱

作者:明初 发表时间:2022-05-06 17:56:03 更新时间:2022-08-10 02:56:44
“老战,出来吧!是时候给你这位‘恩人’说清楚了!”

    钟远山这一举动让苏连赫不由得退后一步,这鬼魅一般的身法即使连他也做不到悄无声息。

    “爹,你怎么来了?”钟言惊喜道,说话时,紧绷的身体瞬间放松下来,却没注意手掌上已经全是汗。

    钟远山吹胡子道:“好小子,居然有心事瞒着我,要不是老子跟了你一下午,你那点秘密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了?”

    说话间,又一中年人出现在众人视野,这次换作战青蝶眉开眼笑了,今天她被夹在两方中间着实为难,如果按照她的性格,怕是早就帮着离晨和钟言了,但就是由于这该死的人情和战红尘吩咐的事,她才犹豫不决,既不想帮着苏蝎对付钟言,又不想因为得罪苏蝎而连累到战家,真的好难啊!

    来者正是战红尘,战家虽然比起苏家和钟家小了不少,但实力相差不多,特别是他,一个人苦苦支撑着整个家族,这些年,由于他重情重义,帝国里也有些朋友,但正是由于重情重义,才会陷入苏家的这个泥沼。

    当初在答应苏连赫让战青蝶跟苏蝎试着接触一段时间之后,他便后悔了,因为自那时起,他便发现原来爱笑的女儿,再也没了笑容,甚至每次见到时脸上还写着责怪两个字,他如何不痛心。将自己最心爱的宝贝交给一个贪婪的人,怕是这辈子他做的最昏庸的事。

    所以当今天下午钟远山突然赶来找到他时,他便有了决断。一定要和苏家做个了解。

    有时你会发现,当某些人已经无耻到烂好人都看不下去的时候,对于这些人你不遵守承诺然后令他吃瘪是一件多么大快人心的事。

    “父亲,我到底站在哪一方?”战青蝶上前拉着战红尘的大手道。

    战红尘歉然的表情,笑着道:“一会儿你自然会知道。”

    “战红尘,你来这里干什么?”苏连赫脸色微变,叫道。

    战红尘算是彬彬有礼了,躬身道:“苏兄,多谢你当年救了贱内,不过我仔细盘算了一下,当初答应你将青蝶与你儿子交往,这一年过去了,似乎没有什么进展,怕是就就此打住吧。”

    苏蝎闻言,大叫道:“父亲,不能放啊,我喜欢青蝶,她必须是我的。”

    “聒噪!”离晨越来越看不顺眼这个胖子,另一只脚踢向其腹部,弄得苏蝎咳嗽不止。

    “混账!”苏连赫看着儿子被欺负,却碍于钟远山不敢上前,两人实力虽说相差不大,但旁边还站了个战红尘,看样子也倒向了钟远山一边,如果今天出手,怕是会很麻烦。他虽和苏蝎一样不要脸,但却比他儿子聪明,能做到今天这个副城主位置,绝不仅仅是靠着外界的关系。

    “战老弟你可要记住,你可还欠我的人情!”

    战红尘不在意道:“在我女儿跟你儿子相处时已经还清了,可惜你儿子不如你上台面,抓不住机会,这事就怪不得我了。”

    钟远山也道:“同为城主,我奉欠你一句,人情不过是在人情愿,而不是你像条疯狗一样追着别人要,懂么?我如果是你,这件事我不会再提。”

    “好啊。”苏连赫不怒反笑道,“那你永远都成不了我。既然你们两家联合起来,那今天咱们就此作罢,改天你们别求老夫就好。”

    连续被两家人奚落,再呆在这已经没有意义了,不过是徒添羞辱罢了。

    “儿子,快认输!现在跟我回家,这帮人自然有人收拾他们,你要的以后我给你更好的。”接着对离晨道,“小子,今天让你占了便宜,不过老夫的便宜可不是很好占的,以后走路小心点,不然会掉进坑里。”

    既然苏连赫已经开口了,离晨自然放过了苏蝎,不过对于苏连赫的话不置可否,他只要离开落日城,苏连赫能那他怎么样。他的善意已经在前十五年已经消磨殆尽,现在针尖对麦芒道:“多谢苏城主的关心,不过我还是比较担心令郎,如果再不改掉某些不好的毛病,怕是以后就不是被别人踩在脚下这么简单了。”

    “那我们走着瞧。”苏连赫说完拂袖而去。

    等着苏家一行人走远,街上立马涌动起来,周围的人都聚集在几人四周。

    “言少威武,今天可是给我们出了口恶气!”

    钟言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朝众人招手道:“你们要感谢就要拿出真情,别光嘴上说,正好我现在缺钱,每人贡献一点小钱出来啊。”

    “切……”大家都知道这是开玩笑,便也回了一句。

    看着众人都与钟言毫无隔阂,钟远山笑骂道:“你小子背着我笼络了多少人心,当我这个老爹不存在么?”

    钟言只是尴尬的笑,接着对大伙儿道:“其实你们要感谢的是我这位兄弟。”说着指着离晨,“我可没动苏蝎一根寒毛,事情都是他做的,跟我无关啊。”

    离晨在不远处翻了无数白眼了,推卸责任都这么理直气壮。

    战红尘笑着拱了拱手道:“今天多谢钟兄……”

    还不待他说完,钟远山便打断了他的话:“可别这么说,以你的实力,要拒绝苏连赫那个恶霸岂不是件很容易的事,你呀,就是放不下面子,不过经过这件事后苏连赫怕是对你心存不满了,他在帝国里有关系,连我都不能拿他怎么样,今后能绕着走就绕一点吧。”

    离晨心里思忖片刻,担心众人一时半会儿没注意刚才苏连赫说过的话,便又提醒道:“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你不去招惹他,他也回来招惹你们,你们刚才注意到他说过什么么?”

    “落日城要变天了!”

    钟远山脸色变得凝重,苏连赫虽然不要脸,但一般不会随便唬人,能说到做到,这句话虽说是一笔带过,但绝对是有原因的。

    钟言忽然想起什么道:“爹,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刚才我来的时候听人说他要找你。”

    “已经叫人带回去妥善安置了,至于他父亲我没查探死因是什么,等那个孩子醒来直接问他最合适,他被人打得要死,幸好你及时出手,不然

    他也会和他父亲一样,成为一具尸体。”

    “那就好……”钟言这才点点头。

    “离晨,刚才我得谢谢你。”战青蝶露出清雅的笑容,上前道。

    离晨望着故意什么都没听见的钟言,淡淡道:“没什么,只是顺水推舟而已,没有我,今天你也能摆脱苏蝎。”从一开始出门时,他便看得出来,战青蝶脸上对苏蝎时不时露出厌恶的表情,所以知道她也是被逼无奈。这下好了,钟言便再也不用在他面前酸。

    “小不点,也谢谢你,今天可是姐姐我看到你最有气场的一次哦,以前都是小顽皮。”

    钟言还是以前以前的钟言,而青蝶终于做回了以前的青蝶。

    钟言再一次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其实他有很多话要对青蝶说,这些话从小埋到大。

    钟远山察觉道钟言的举动,便瞧出了端倪,假咳两声,示意后者要注意分寸。不过既然他看出来了,战红尘自然也能看出来,他只是会心一笑,对钟远山道:“钟兄,你我也算二十几年的老交情了,小钟这么大了,你怎么还管着他,儿孙自有儿孙福,看来我们在这也是碍事,不如我随你到你府上喝两杯如何?”

    “也好,我也正有事情跟你谈。”钟远山粗糙的脸微微涨红,却也不管这里如何,便与战红尘离开了此地。

    “离晨,你也跟我回去吧,你老师又喝醉了。”

    离晨见气氛越来越旖旎,也知道这地方呆不下去了,上前拍了拍钟言肩膀,说句“加油”便紧跟着两个中年人的脚步。

    “你想要说什么?”战青蝶粉嫩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问道。

    钟言胸膛此起彼伏,好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道:“其实我今下午是专门来找你的,我之前怕再不来找你说清楚就没机会了。”

    “这个给你!”手掌一翻,一枚晶莹的吊坠出现在手心,“本来想买一把剑送给你的,可是没有这么多钱,今天本来想赢一把,然后再将剑买下来的,可惜身后只有五金币了,这个不值钱你要么?”

    战青蝶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以为这家伙赌掉所有身家是使性子,没想到却是动了歪心思。

    “你…你不喜欢么?”见战青蝶没动作,钟言心里莫名打鼓,像小孩子一般脆生生道。

    “喜欢。”战青蝶笑着接过吊坠,戴在玉颈上。

    “这么多年第一次送我礼物…没想到眼光还不错。”她原本想埋怨钟言,可见到钟言惊喜的模样,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看到对面的人这么开心,怎么忍心埋怨呢。

    “那…明天可以邀你一起郊外散步么?”

    战青蝶笑靥如花,却不理会他,背过身缓缓走着。

    “呆子……”低声嘀咕一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弑苍天】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