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黑幕

作者:愤怒的香蕉 发表时间:2022-01-29 20:42:06 更新时间:2022-08-10 02:19:00
…开什么玩笑……” 对面的女子的精神状态很明显的不稳定,处于这样状态的人,已经无法用常理来度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过,在将她正式定为敌人之前,唐忆觉得还是有必要经过加百列的点头同意。 “干,你教的什么弟子,这么久不见了,居然想着用那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插你……插你也就罢了,可现在是我的身体啊,她已经疯了吗……” “唔,说起来……当初在小渔村救下她的时候,她的精神状态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当时将她带在身边,以冥界法则强行将她的精神修正过来……我只是术者,对于灵魂的本质没有研究,也不是你们那个世界上所谓的精神医生,所以……那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纵然冥界法则强行修正了她的灵魂,但是她从那时开始,的确是有点精神不稳定……” 尽量以委婉的方法修饰着对伊琳娜的评价,不过,当刻意窥视着加百列心中此时流过的片段,唐忆就知道这样的形容过于轻描淡写。当初加百列与芭芭拉热恋日深,小女孩却并不乐意,为了拆散两人,做过许多大人都无法做出的疯狂事情,弄得两人身边鸡飞狗跳、一塌糊涂,甚至有一次,她脱光了衣服偷偷躲到加百列的床上,也不知用什么法子将自己捆成粽子一般,当加百列与几位兄弟进房,所见到的一幕就实在使人百口莫辩,小女孩则怯生生地“承认”加百列有着很特殊地一些嗜好。如说自己,就是加百列所蓄养的性奴之一…… 小事方面,加百列为人极为豁达,可是这样的事情多发生几次,任是天神也受不了,归根结底,他认为一切都是小女孩对自己的依赖心所致,因此到得最后,他便将小女孩送与旁人收养。此后见面日少,这样的记忆就慢慢淡忘,直到此时,却又才回忆起来。 “赞喔……冥界法则……冥界法则万万岁啊……”捕捉到这样的讯息。唐忆委实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被那个东西扎一下,到底会怎么样。麻烦你说清楚一点好吗?” “……会共鸣变成恶灵,算是骗她的话,可是一旦被扎中,毕竟是神器级的东西。虽然噬魔体有强大的驱散效果,但很难说会不会造成影响。而当影响造成,比较好地情况是你的噬魔体抵消了对灵魂的伤害。但身体应该会受到很长时间的慢性伤害。而比较坏地情况。是三人的灵魂将这个身体分裂,也就是说。对你最坏的结果大概是这样……你很拼命很努力地与女人做,而我或者缭感到爽……” “我……如果出现那样的情况,我首先驱散你们!” 意识上地交流,只是短短的瞬间,最后的一句话,却是唐忆罕见的以气急败坏地态度大叫了起来,随后,只见伊琳娜左手在空中虚握,上方的石顶轰然降下,再度压缩了唐忆的躲避位置,凌厉黄芒激射而出地同时,无比巨大地爆炸也在唐忆所处地位置激发开来。 烟尘滚滚,整个密道都已经开始坍塌,而由于伊琳娜事先以炼金术堵住后路,爆炸所激起的冲击波便如洪流一般地向她冲去。若是平时,她自然可以以各种方法撑起护壁,挡住这样的冲击。然而使用卡洛门迪之刺的代价不轻,手指轻划间却没有任何效果产生,随后,虚弱到极点的身体便被巨力轰飞,一直撞上数十米后的地道转角。 对于虚弱的术者来说,遭受到这样的冲击,所造成的结果几乎致命,伊琳娜此刻也是这样,黑暗中口腔一甜,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而当她努力地在指尖亮起火焰,便可以看见她的口鼻、甚至耳朵和眼睛中都有血丝渗出的惨象,原本挽好的长发此刻在身后蓬乱成一团,浑身上下的衣裙此刻已经有了无数破口,状态已近半裸。好在唐忆方才使用的只是气系的魔晶,若是用他一贯对敌时的火焰魔晶,此刻的“帝都第一美女”恐怕就会成为一个全身上下大面积烧伤的怪物。 普通人受到这样的伤害,恐怕连站起来的力量都不会再有,然而,不知道是受怎样的意念驱使,眼神迷茫地望着前方滚滚的烟尘,她却近乎行尸走肉般的摇摆起身,左手虚划间,甚至还能使用炼金术驱散一部分的烟尘,口中喃喃叫道:“老师……” 坍塌的烟尘之中,一道人影陡然冲出,手中执着被冲击轰飞的三角锥刺,转眼间便来到伊琳娜的面前,对着她的眉心直刺而下。望着那近前的身影,伊琳娜面上露出一抹惨笑,指尖的火光照亮唐忆愤怒的面容,随后,锥刺在她的眉间停下。 “老师……你没事……就好……” 火光转眼熄灭,说过这句话后,伊琳娜的身体便向后倒下,唐忆则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想要抓住她的衣襟,然而,一抓之下,却听得“刷”的一声,只是撕下了一大片衣服。 “喂,你……你这个疯女人……” 回想起方才躲避灵魂之刺时的狼狈与惊险,唐忆就真想将手中的锥刺狠狠地扎下去,然而望着对方那样凄惨的模样以及最后还念念不忘加百列是否平安的神情,这一下就怎样都无法再进行。指尖亮起早已储存在身体里的魔法光焰,这才尴尬地发现刚才的那一抓赫然已经将伊琳娜整件破碎的上衣与胸围抓在手里,倒在地上的,是已然晕厥的半裸**。 “这个……” “赞啊,唐忆小朋友,这个时候,作为男人就应该狠狠地扑上去,这个女人身材不错,虽然并不是像加百列说的那样你跟她做而我感到爽,但是……不要犹豫。狠狠地报复过去吧!”察觉到唐忆心中地两难,缭顿时间哈哈大笑,在旁边说起风凉话。 加百列则也是轻轻一笑:“我这个人主张对旁人无缘无故的伤害百倍偿还,所以……请不要给我面子,在她断气之前上演一出生命与死亡的华丽交响乐吧……既然你已经很干脆地做了第一步了……” “你真就那么希望看到我上了你的女弟子?” “唔……如果你足够了解伊夫利特家的人,你就会知道,这样的事情并不会成为我的任何负担啊……” “不过对我来说,跟尸体做不符合我的美学 为报复。我觉得还是在她拼命挣扎求饶反抗时再做觉……” “这就是你不成熟的地方了,你要知道,成功人士都喜欢这样与死亡共舞地感觉……” 话是这样说,不过。无论是缭还是加百列,大概都很清楚唐忆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而若是真的做了,缭或者不会说什么。唐忆却明白,加百列绝对会豁出力量来对自己发出灵魂层面最强烈的攻击,这一点毫无疑问。 因此,口中做着不良地交谈。唐忆却已经脱下背后的厚披风盖在伊琳娜的身体上,抱起她迅速远离了这片正缓慢坍塌的密道。 附近地密道已经坍塌,从最近的另一个密道口出来。便多花了不少的时间。快步穿行在一个个回廊间。远远近近的便能听到许多骚乱与布兵之声,思感随着弥漫四周地游离灵体散发出去。将周围数十米范围的情况完全反映入脑。不一会儿,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思感中可以知道一群贵族正从前方走来。 这群贵族当中,很有一部分是正在追求伊琳娜地人,如果正面碰上,这样地情况下很是麻烦。但他此刻要去往地地方,是昆恩堡内一处收集药物的房间,若是绕道,则要浪费不少地时间,伊莉娜此刻的状态很不乐观,只是略加思考,唐忆轻轻一笑,径直前行。 落雪的庭院中,属于十七年前的两条幻影正在上演求爱的镜头,一群贵族望着那影像相对谈笑,几位贵族甚至能认出其中男子的身份,但被他求爱的女子却并非那男人此时的妻子。如此一来,这影像便成了很大的笑料。而当唐忆的身影从远处走来,众人便立时将目光投了过去,议论纷纷。 不久前在宴会中,唐忆所展示的高超武技犹在眼前,杂在这些贵族中的,更有两人便是在那时对唐忆出剑之人,眼见唐忆抱着一具被披风包裹的女体过来,这些人的脸色明显都黑了下去,显然都有了同样的联想,而当一人认出从披风下露出的裙摆与黑色高跟鞋,周围便顿时间沸腾了起来。 “等、等等……” “恶贼,你……你对伊琳娜小姐怎么了……” “不许走!把话说清楚……” 从披风另一头披散下来的乱发显示着这人的状况绝对不好,眼见这样的情况,二三十名贵族都一齐围了上来,这一次的情况剑拔弩张,更甚于宴会之时,很显然一旦动手,恐怕二三十人都有可能围攻而上。面对着情绪沸腾的人群,唐忆脚步微停:“抱歉,伊琳娜小姐的情况很不好,需要做紧急治疗,别挡道!” 冷冷的语气,使得另一边的情绪更是愤怒,当确定了披风中的人正是伊琳娜,当先的几人已经拔出了宝剑。 “你对伊琳娜小姐做了什么事,快把她放下,我们有最好的治疗师……” “伊琳娜小姐有什么事就杀了你!” “把人放下,你还想做什么!” 众人的叫喊间,毕竟还忌惮与对方展露的身手,不想轻易出手。但唐忆此刻却没有了说话的心情,目光一寒,单手将伊琳娜扔在肩上,大步向前。 这轻轻的一掷,使得伊琳娜趴在了他的肩上,同时却也因为身体的翻转,露出了大半的裸背,纵然在下一刻他便将披风拉上,但这样香艳的一幕却已经落在了所有人的眼中。顿时便有几人野兽般的叫了一声,嫉妒心使得人群终于爆发开来,前方几人先后出手,而这边的唐忆则是衣袖猛振。原本藏在袖间地大马士革军刀反射着魔法光芒,划过夜空。 事实上,在此时占主导地位的,还是表面上说着风凉话,心中却对伊琳娜的状态最为关心的加百列,当冥界法则全力运作,对上超阶强者也是毫不逊色,至于这些力量最高不过六七级又未经历过生死考验的贵族武者,则在接触的瞬间便发出了惨叫。 军刀挥出。属于太极剑的圆柔气劲在瞬间荡开一齐攻来的数柄宝剑,随后,刀锋便已抹过两人的手腕血脉,唐忆地身形错入人群当中。一记头锤狠狠砸上前方武者最为脆弱的咽喉,刀柄横挥,则是重重地击破了身侧贵族的后脑勺。转眼间,当先的四名贵族便在惨叫中失去了战斗力。至于那名喉结被头锤撞上地贵族,则是捂住了脖子“嗬嗬”跪倒,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半点。 身形飞转,军刀划过随后一人的大腿。刀锋狠狠扎进正前方武者小腹的同时,他也一脚踢出,正中身旁贵族的双腿之间。缭阴腿。这是所有贵族都自恃身份不肯用地武技之一。然而无论实质战果与震慑力都是无比强烈。而当唐忆将血淋淋的军刀从前方那人的小腹中拔出,此刻倒在地上甚至还哭喊着“妈妈”的七人。便以血地事实震慑住了后方的二十多人,方才还因为嫉妒而爆发开的怒气在瞬间冷却,所有人都在畏惧地目光中开始退后了。 “还有挡路地……死!” 冷冷地说了这句话,前方地人群立时便分出了一条道路,扛着伊琳娜通过之后,他却又站住了身子,一回头,身后几十人都畏惧地退了几步。 “还有……往后不许你们再去骚扰她!” 扔下这句话,他转身穿过了前方的回廊,可以感受到身后那些人仍旧不甘地跟在后面,但他已经无心理会。回味着方才地一刻,唐忆感叹道:“这个……便是无敌的感觉吗?” “啊……”加百列点了点头,“虽然还称不上无敌,但是……最开始的那一刻,的确有着毒品一样的诱惑力啊……” “不过……当时间渐渐过去,一次次的经历鲜血与死亡,纵然一直都是胜利的结果,但其中积累起来的东西,却也会另人愈发的厌恶和难受……人力有时而穷,能够凭力量掌握的东西毕竟太少,越是强大,越会发现命运的残酷性,因为一旦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你便越会去期待更多的东西,建立起更加无法实现的梦想,到得最后,生命便囿于这样的循环当中……这一点,就连我的父亲也无法幸免……” 感叹声中,唐忆知道加百列是以这样的方式,对自己做出提点。转过几个回廊,身后的贵族群也在远远跟着,来到那 往的储药房间时,却发现门前站了四名士兵,在阻拦这里是不允许进去的地方。 “肖恩**师有令,由于某些原因,将这里列为禁地,不允许任何人出入,请见谅。” 不愿意与军队发生争斗,但这样语焉不详的命令,却难以令加百列信服,再加上伊琳娜情况不好,不可能再转去另外的地方,当下以轻手法解除了几名士兵的武装,推门而入。 “抱歉啊,我的病人也无法再等了,相信任何的事情也比不上生命重要吧,同样请见谅。” 这储藏药物的石室分两间,外间满是储藏魔药的架子,内间则是治病的小屋。将伊琳娜放到里间的床上,选取魔药之时,二十余名贵族也围了过来,眼见唐忆取药手法娴熟,本身也在担心伊琳娜情况的几人纷纷指责起几名士兵的命令太没道理,要是误了伊琳娜小姐的治疗,他们会联名对军队施加压力。 几名士兵都是炎龙军团中的精英,虽然受到多人的指责,却也尽职地发出信号,向周围的友军表示禁地遭到触犯,随后一队巡逻的士兵赶来,要求众人离开这里,但这些贵族如何能够答应,一时间气氛闹闹哄哄,当更多的士兵赶过来,属于贵族的仆佣们也从各处涌来,为主人壮大声势,由于唐忆与皇子、克娜的关系,再加上高超的武技,他们不敢得罪唐忆。但为了伊琳娜,在一定程度上对抗这些士兵却毫不含糊,因为在帝国的普遍意识中,军队不过就是贵族阶层地附属品而已。 这样的事情,省了唐忆很多的麻烦。选取了适当的药物,他回到里间,将药物进行精确的混合,当几样野生药物与半成魔药进行了简单的混合,再加以搅拌之后。其中便赫然发出莹绿的魔法光芒来。这是最为纯正的生命光辉。 “一般的魔药理论大概认为,将药物配合法阵进行炼制,使其带上治疗魔法地属性,便是魔药学的本质。但其实这是误区……每一样植物的本身,便拥有着最纯正的生命力量,如何通过混合,将这些生命魔力激发出来。才是真正地魔药学……但是这样的配比要求太过精确,如果不是拥有推导天地规律的冥界法则,我也无法做到这样的程度……” 配好药物之后,他脱光伊琳娜身上地衣裙。将药物均匀抹上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内服外敷,当一切完成。伊琳娜便如同在做美容一般全身都覆盖了一层青色。在这期间。唐忆不由得感叹果然医者父母心。面对这样几近完美的**,加百列竟然能够完全无动于衷。 “唔。那是因为……她在我的眼中,永远都是个孩子而已啊……” 做完这一切,外间地嘈杂声也愈发激烈起来,两三百名士兵在庭院中围住了一大群贵族及其随从,但贵族们显然认为军队不会动手,都拒绝离开。 不过,这里到底为何会定为禁地呢? 怀着这样的疑惑,他开始对房间的每一处进行检查,有空间中游离灵体地辅助,这样地事情不过在片刻间便完成,然而却是任何怪异都没有发现,不过,既然灵体无法发现,那么会发生地事情,是否是在灵体的感应能力之外呢? 这样地疑惑,在片刻后便有了解答,因为就在众人的争吵间,两道由留影法阵幻现而出的人影赫然在争吵中进入了房间,这是一对已近老年的魔法师男女,为着什么事情而争吵不得而知,但其中那名男性法师,却有不少人认了出来。 “啊,那……那不是肖恩法师吗……” “哈哈,原来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才不许人进来,知道了知道了……哈哈……” “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既然已经看到了,也没办法了,肖恩**师脾气很好的,应该不会生气吧,要不待会我们大家去找他道歉……” 关于肖恩**师,明白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相当好,待人慈祥,对小辈也相当照顾。只是一些了解得更多的人,便也知道在十七年前,肖恩法师曾经属于昆恩堡的护卫法师团,当时他的妻子也是在这个法师团中。当时的肖恩法师能力算不上出众,却是在十七年前的那场变故中痛失爱妻,之后大概是以悲愤为基,魔法力突飞猛进,在十年前拥有了超阶的魔法力。 眼见着法阵留下的影像,众人大都觉得把握到了事情的实质,而以肖恩**师的性格,既然已经被看见了这个秘密,多半也是一笑而过,不会再加追究,这些贵族说去道歉,大概也都可以省掉。不过,就在众人的笑语当中,某一刻,却陡然有一道黑影窜入石室。察觉到陌生人的进入,两名法师的反应速度都是极快,然而,女法师手中的魔法才一聚起,便已被来人划破喉咙,血洒四壁。目睹这样的情况,众人一时间都摒住了呼吸,想要看肖恩法师是如何逃过这人的暗杀。然而,只是片刻之后,那人影便已将手中的古怪兵器刺入男法师的心脏之中,将对方杀死。 这年代虽然没有系统的解剖学,但在场的大都是经过了战斗训练的人,心脏又是众所周知的要害,眼见那兵器既大且厚,刺入的位置相当精确,况且在刺入后又是不断蠕动,想来即使心脏长偏的特例人种,也必然是死得十拿九稳了。 怎、怎么可能,肖恩法师……怎么可能会死……不是死掉了吧,是装的吗,还是有后续…… 看到这里,众人心中都有着这样的疑问,如果肖恩法师在十七年前已经死了,那么现在的肖恩法师怎么可能出现。然而,就在短暂的默剧之后,房间里的人影,给人大家一个无比震惊的解答。 抽出手中的武器,肖恩法师胸前鲜血如泉喷出,摇晃几下,便要倒地,就在这时,那人影的身躯赫然变形,化为一团幕布般的柔软物体,轰的覆盖在了肖恩法师的身体上。 片刻后,那人影之上柔软蠕动,逐渐融入进去,再片刻,身体完好的肖恩法师从地上爬了起来,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慵懒地舒展着筋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域求生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