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者:愤怒的香蕉 发表时间:2022-01-29 20:41:52 更新时间:2022-08-10 02:19:00
(书书网 www.haoshuya.com 提供文字章节) 答,混合着潮湿而凝固的空气,远远近近地轻响回荡小女孩手扶着湿润的石墙,不时出低声惊叹。书.书.网这一刻,她确信自己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宝藏。 密道之中没有亮光,但也不需要那样的东西。籍着手上传来的触感,炼金术可以清晰地反映出周围的情景,前方三步处有一个小水洼,身侧的墙上有一只奇怪的双栖爬虫,老鼠冬眠在地底,懒洋洋的小蛇被人声惊动,从墙上的裂缝中吐出信子,转眼间又缩了回去。通道笔直,去往远处的巨大溶洞。 --由一条条光线缠绕而成的通道! 此刻反映在克娜脑海中,最令人吃惊的情景,是那游走在墙上的无数光痕。并非是墙上原本就有的图案,在克娜的认识中,这是由单纯的气凝结而成的线条,在某种无比玄妙的规律下游走聚合,生生不息,形成规模宏大的法阵。作为对炼金术拥有无比敏锐触感的天才少女,甫一接触,她便能够感受到其中的震撼与伟大。 是谁创造了这样的法阵!? 原本是为了躲过唐忆与文森特的寻找而进入密道,心想只要躲到明天早上再出来,到时候就算生什么事也来不及送走她了,谁知道连续找出几条隐秘通道之后却无意间进入了这样的地方。怀着激动的心情,她沿着通道缓缓前行。不一会儿,光路在前方变得密集,仿佛是四方延展向整个昆恩堡的无数光痕在这一处陡然汇集。这法阵地中枢。是一间小小的石室。 这并非是为了战斗而产生的法阵,况且纯粹由气流聚成的阵法,遵循着天地间最神秘的规律,除非将昆恩堡一带完全毁坏,进行移山填海的巨大工程,方有可能将之破坏。因此在法阵中枢的地方,并没有过多的防御。通道的尽头只是简单地石门,青苔覆盖其上,触手之间满是温暖。 直觉告诉她里面必定有些了不得的东西。但克娜原本就不是做事多加考虑的性格,以几个小法门略加探测,用力一推,石门艰难而缓慢地开启了! 火焰在克娜的手指间燃起。照亮了小小地房间,无数蔓延而来的气流在四周的墙上纠结成片--这当然只能感觉。而先出现在小姑娘的视线中地,是位于房屋近处的两条人影,一看之下。顿时便将她吓退了好几步。 两具死尸!虽然心中好奇心强烈,但陡然看见死尸,还是令她忍不住低呼起来。转身跑出几步,方才颤抖着停住身子。 “克娜……不怕不怕……不怕哦……死人而已。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不怕哦……” 轻拍着胸口,过了好一会儿。她再次退回那石门边。小小的石室之中一片狼藉。也不知道已经毁坏了多久。四处的墙上满是锋利地划痕,原本木制物品的碎屑早已腐朽成黑色。长处累累的青苔。死去地两人便站在这满目创痍之中,一个双手持剑,刺入另一个地胸膛,另一个整条手臂都伸进了对方地小腹之中,令人感到诡异的是,两具尸体竟然没有半点腐坏地痕迹,裸露的皮肤苍白浮肿,如同才死去不久一般。 目睹着这样诡异的情景,克娜在门口拼命地调整呼吸,却没有半点心情平复的迹象。但也就在这凝望的几眼当中,她蓦地现那持剑的身影有几分面熟。 那并非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人,眼前的尸体在死前被敌人破开小腹,眼神凶狠痛苦,表情扭曲异常,但克娜仍然可以分辨出来,这人的样子自己曾经看过。这幅容貌,在昆恩堡的门口存在着,在后方的几个花园中也有,好几个据说有着纪念意义的房间中,更是挂满了他的画像。 加百列!这个属于二十年前的名字。克莉丝汀娜之所以会接触到,是因为他在博学与炼金术上的造诣,曾经在丹玛、在帝都,他所提出的好几个炼金术理论都曾引起过轩然大波,至于昆恩堡的英雄传说到并不重要了。书.书.网眼见着这人的尸体竟然会是这幅模样,她下意识地踏前几步,而就在进入石门的瞬间,气流开始乱了起来! 一声,长剑与手臂从对方的身体内拔出,眼前的两具尸体陡然动了! 克娜的尖叫声响起的瞬间,察觉到她所面临的危险,一道身影在远处幽暗的通道间陡然化成汹涌的洪流,挟着无比强大的气势,怒涛般的席卷而来。在此同时,两具尸体扑向了惊叫中的猎物! ************************************************************* 通过另一条隐秘的通道,他来到这悬崖之上。 漫天飘落的雪花之中,昆恩堡的轮廓在不远处如同蹲立的巨兽,火光在其上忽明忽暗,星星点点。不过,此刻吸引住唐忆心神的,却是另一个东西。 一架简陋的滑翔翼! “纯粹的博学力量,不依靠任何的魔法武技飞行,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创的物品,到时候,飞行将不再是普通人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十七年前我初步完成了这个东西,预备在这里进行第一次的实验……老实说,那时候很自负,没有想过与失败有关的字眼,目前也不打算这样想……当时,我期待着在那流星纷落如雨的时间里带着我的妻子飞上天空,赶来这里欣赏一段最为盛大的表演……这想法最终没能实现。这些年来我的灵魂囿于昆恩堡的范围,无法知道这边的情况,却没想到现在来看看,这东西仍然在这……” 解除几个小小的伪装手法,扫落覆盖其上地积雪、污泥。出现在唐忆面前的,是一张长达四米的黝黑翅膀,时隔十七个年头,简单的滑翔翼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精美,但从加百列的情绪中,唐忆可以清晰感受到用在这其中的心血。在原本世界中由于家庭的关系,唐忆曾有过两次这方面的试飞经验。当经过简单地检查,小小的疑惑在他的心中生起,同时被加百列捕捉到。 之后是长长的讨论与修改。从地底刨出陈旧地工具箱,对滑翔翼进行必要的改造,由于当初使用的材料都是极为罕见的珍贵物品,如今虽然污迹斑斑。但滑翔翼本身地结构依然相当牢固。而当一切完成,时间大概已经到了午夜,他瘫坐在雪地当中,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是加百列的叹息。 “希望…… 起来吧……” “要试试吗?”唐忆在心中问道。 “不了。假如失败,大家都会死的,我们可都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在心中淡淡一笑,望着那滑翔翼。加百列道,“说起来,你原本的那个世界。还真是神奇啊……” “你说……什么!” 那一瞬间。唐忆几乎要从地上弹了起来。不过。微一思考,他也明白过来。此刻两人地对话全由心灵进行,虽然可以要隐瞒的话题的确可以隐藏下来,但在不经意中流过地许多念头却仍然能被对方捕捉下来,如说自己,也从加百列与缭地思绪中捕捉到了不少地东西。 “……魔法力量第二重爆已经基本稳定照你的推测,那些东西也差不多要行动了吧……” “演出已经开始,各方面地人也已经开始行动了……属于我们那边的人,属于这孩子那方面的人,以及各位心怀鬼胎的家伙,今天晚上真是够热闹了……不知道突然出现完全在意料之外的东西,这些人的表情会精彩到怎样的程度,真是够期待了……“ 相对于仍旧有着遗憾的加百列,缭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过多的牵挂,从附身一开始,除了偶尔的几句闲聊,他便一直在以灵觉观察周围的情况,对于天地间透露的信息做出分析、归纳。书.书.网而当第二次的魔法爆开始,留影法阵进行运作,他在脑海中与加百列的对话,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从两人对话的碎片中,唐忆可以知道,这次在昆恩堡中,还潜伏着一股不属于任何方面的力量,而加百列与缭两人的目标,似乎便是这股神秘的势力。说起来,尽管两人都已经死去,但毕竟曾经都各有坚持,在这次昆恩堡龙蛇混杂的情况下,尽管似乎知道一些事情,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不去触碰属于生者的秘密,而在这样的局面下,一路过来,唐忆就只能以故作不经意的形式,试图找出自己想要的情报。 脸上那奇怪的花纹,是兽族的纹记吗?你真的是兽人?” “雾夜战纹,是豹族最高贵战士的徽记知道什么吗?只要不是问我目前昆恩堡谁是我曾经的同伴,其它问题可以随便问啊。”对于唐忆试探性的询问,缭却表现得极为大度,未待他的继续追问,便将一些东西说了出来,“如果想问的是有关兽族的情况,我大可以直接告诉你,如果情况展不错,至多这几年里,我们兽族的大军就会从境界隧道中杀出来,到时候这世界必定又是一次浩劫,你尽快把这消息传出去,让大家早做准备吧。” 听到这轻描淡写说出来的情报,唐忆着实吃了一惊,不过由于本身并未经历过大战,对于这事情也就没有多少切实的恐惧,过得半晌,他叹了口气:“这么说起来,你们就是兽族军队的前哨了,说起来,我在丹玛曾经遇到过一个可以变形,杀也杀不死的恶心的兽族,那个人……跟我有仇。” 淡淡地说出怀特伯爵被猎杀的过程,缭却是一声嗤笑:“原来是那个低等的软泥怪啊,别把我和它混为一谈。因为本身的低等,所以一直病态的追求人类的感情,我和它算是一同来到人界,但可算不上同路人……” 沉吟半晌,缭沉声说道:“不过……说是兽族入侵的前哨。其实是不对地,我们与军队,其实并无瓜葛。唐忆吧,或者是阿尔……希望你能记住,我们的到来,既非为了侵略,也并非为了杀戮和鲜血,我们是为着一个最崇高的理想而来,这理念越任何血脉、任何种族……至多二十年。你便能看到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到时候,你便能够理解我今天的话……” 听着缭的说话,唐忆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这语气着实令他联想到了另一种情况:们来宣扬邪教的么?” 心中并不相信世界上存在这么崇高的理想,毕竟在原本的世界,生存制度上已经比这里前进了不知多少。但所谓越任何生命、种族地东西仍然未曾出现过。而加百列听了他的话,则是淡淡的嗤笑一声。 “每次都是这样的台词,你不累吗?不过是为了创造……而已,这样禁忌地东西。就算真的成功了,你们以为一切就会按照你们所想的去展?毫无灵魂的融合,看似完美。其实不过是死水一片。没有经过时间地沉淀。强行想要促进生命的前行,最后只会摔得更惨而已啊……” 由于缭刻意的干扰。最为关键的词语已经被遮掩过去,在这段话中,唐忆无法分析出过多地情报,缭则是淡然反驳:“有一个朋友说过,事物的正确与否,来自心灵最主观的地方,你所谓地正确,未必能够让所有人都认同,而理想地价值,也从来不是因为它地正确与否,而在于持有理想者对它的坚持与付出,你无法认同我地理念,我也不会试图说服你,那么就各自战斗好了。” 从语言中的火药味中可以感受到,这十七年来,纵然是灵魂状态,两人也必定为了这件事而产生过不少碰撞,但到得此刻,其中便只剩下了淡淡的怅然。片刻之后,捕捉到一股疑惑的感情,唐忆回过头去,向着后方喊道:“看的够了吧?还不出来么?” 话虽然是这样喊,但其实唐忆的心中对这个推测也并不确定。能够瞒过此刻三位一体的三人进行跟踪,说明来人的追踪功夫极其高。不过,在这试探性的说话之后,也果然有一道人影从树丛后怯生生地走出来。 华丽而贴身的长裙,面戴黑纱。赫然是那人称“大地最后一名女巫”,“帝都第一美女”的伊琳娜,再次面对着她,唐忆心中有着浓浓的疑惑,而加百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在心中寻找着过往的记忆。 “你……” “老师……是你吧?一定……是你吧……” 伸手揭下面纱,内里出现的,赫然是雪莉那平凡且满是雀斑的脸,而当对方再度伸手,撕下蒙在上面的另一张面具,仿佛能够照亮整片雪地的绝世容姿才从下方展露出来,花容倾城,此刻却是满脸泪痕,望着唐忆俨如手足无措的小女孩一般抽泣起来。 琳娜小姐,你……” 疑惑地想要询问,但是当那称呼一出口,对面传来的,赫然是伊琳娜的大声哭泣:“什么伊琳娜小姐,老师,我是雪莉啊,你真的……真的不 莉了吗?” 莉……”雪莉这个名字,在这片大地上称不上特别,去丹玛街上叫一声,随时都会有两三个人回头答应,不过,此刻听了她的强调,加百列却蓦地寻找到了相符的记忆:“你是……当初的小咸鱼干雪莉……” “老师!” 显然加百列是找到了正确的答案,当那句话说出口,对面的绝世美女便破涕为笑,飞快地扑了过来,毫不避嫌地用火辣的身躯抱住了唐忆,巨大的冲力使得他踉跄退了几步,随后便听得怀中的美女大哭了起来。 “…师,雪莉就知道你还活着……你不会忘记雪莉的到今天早上老师你打败那个大头光时,雪莉便猜到了,在刚才的宴会里,你打败那几个白痴家伙的剑法不就是你当初的风格么…有这架翅膀,除了老师你,世界上不会再有人创造出这样的东西了……雪莉好想你啊……” 语音诚然甜美怡人,纵使在嚎啕大哭中,也使人感到无比悦耳。然而这样的一个大美女。哭起来却实在没有半点形象可言。在这之前,唐忆已经见过了不少女孩子地哭泣,小雪的哭泣,芙尔娜的哭泣,伊芙的哭泣……却没有一个人像现在这样,拥有着如此的美貌,却像个三岁的孩子一般抱住自己毫无形象地大哭的。微微的挣扎间,唐忆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将脸颊放在自己的衣领间摩擦,将哭出来地鼻涕与口水全擦在了上面。随后更是孩子般的沿着自己的身体攀爬上来,双腿紧紧夹在自己腰间,搂住自己的脖子,形成无比暧昧地姿态。 等等……雪莉……我要呼吸不过来了……救命啊……” 像是树熊一般的拥抱姿态。唐忆的头被紧紧地压在对方的胸口上,情况香艳自然是香艳,但如果不是及时将对方推开,自己估计会就此窒息而死。略有些恐怖地拥抱。也勾起了加百列更多的记忆,使一切拼凑完整。 那是在加百列外出游历最后一年的时间里生的事情,当时是在返回丹玛地路途之中,无意中路过一个被海盗袭击的渔村时。救下了一名快要饿死的小女孩。七年地游历时间,加百列曾经见过无数地惨剧,之所以会对这样地一个小女孩起了恻隐之心。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原因。但总之。从那以后。小女孩便与自己结伴同行了近一年的时间,直到返回帝都。才将她交托一名友人照顾。 正名叫做雪莉地小女孩,因为目睹了双亲死在海盗刀下的情况,最初的一个多月里,精神状况极不稳定,而当加百列配合着冥界法则,使用各种手法使她的精神恢复稳定,同时也造成了小女孩对他的极度依赖。清楚地记得,在那段时间里,每当自己单独出门,回来之时便必定会在嚎啕的哭声中被小女孩树熊一般的抱住,将口水与鼻涕狂擦一身,一段时间里着实是令自己颇为头疼的记忆。 当时的小女孩并不美丽,由于小时候生活并不好,身材干瘪如柴,浑身上下还带着一股咸鱼的气味,好长时间未有散去,因为这个原因,自己反而忘记了她的本名,一直称呼她为“小咸鱼干”。在游历的最后半年里,自己认识了芭芭拉,同时展开追求,但在两人交往的过程中,依赖心颇重的小女孩对于“抢走了”自己的芭芭拉始终怀着敌意,每次两人见面,必定没有半点好脸色。而按照芭芭拉当时的性格,对于小女孩也未有多加忍让,几次小女孩弄出恶作剧来,她也照样整治回去,往往使得小女孩嚎啕大哭,她便在一旁得意地大笑起来。由于这样的理由,回到帝都之后,他便将小女孩交给了一位友人照顾,此后仅仅有过不多的几次见面,记得的只是小女孩每次的哭泣与“老师不要雪莉了……”的怨怼。 “…样说来,他后来将你的名字改成伊琳娜了,不错啊,挺好听的嘛……” 风雪之中,抚摸着伊琳娜的长,两人坐在悬崖之上进行着对话。说起来,唐忆的年纪比伊琳娜其实还要少,当加百列控制着他的身体像是安抚小孩子一般安抚着伊琳娜,唐忆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这些年里,那些老是上门骚扰的人好烦啊,因为这样,雪莉便一直蒙着面纱,让别人当雪莉的替身,这样子一来雪莉就可以自由行动了哦……” 聪明……” “不过,那些人的性格还真差耶,以为我是伊琳娜的侍女,就想方设法地接近我,好几次还在雪莉的饮料里下春药哦……这样一来,雪莉就如此这般地整回去,这个法子还是老师你以前教雪莉的呢……” 得真漂亮……” 很难想像这样的一名美女会有那样强烈的依赖心,一面抽泣着说话,伊琳娜一面将身子挤进唐忆的怀里,似乎是完全将他当成了加百列,而每当她说起一件得意的事情,加百列便在旁边附和一声,这淡淡的附和却令得伊琳娜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他怀里似要沉沉睡去。 “…初老师死掉的消息传回来,雪莉怎么也不相信,一定是老师你跟谁玩的恶作剧吧……后来每年的时间,雪莉都会来昆恩堡一趟,可是却找不到任何线索,但雪莉不会放弃的,这次的魔法潮汐,雪莉知道一定可以找到老师你,果然……说起来,这次雪莉过来,也受到了巴克那罗夏爷爷的委托呢……” “父亲……” 乍然听到这个名字,加百列心神一颤,与此同时,缭的心念蓦地惊起,反映出在昆恩堡地底的某种变化。 了!终于动了……第一个牺牲品是谁呢…么可能,只是一击就……被压倒了……” 通过缭的思绪,唐忆可以隐约感受到出现在地底的两股巨力碰撞,其中一股甚至还令自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而在此同时,加百列蓦地站了起来。 “真的是压倒了……这股力量是……末日战天术啊……呵呵……今天是什么日子,深蓝力量大聚会么……”书.书.网 www.haoshuya.com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域求生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